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2008-07-31 13:49:55|  分类: 密法上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圆智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f18eb0100a46z.html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1)
  一、圆智与藏传佛教的因缘略述  

圆智与藏传佛教的因缘,是从1995年秋开始的。当年二月初四傍晚,修学禅宗安心功夫将近七年的圆智,终于在参禅时意识根断,首次体验到步入解脱之门时心气以及百脉畅通的极喜。从此,圆智几乎每天都处在一种自然的舒畅与安乐之中,不到半年时间,原有的宿疾皆自然消失。当时,圆智虽知自己的修行已有某种本质性的突破,通过阅读佛经,却发现自己虽然心得安乐,却丝毫神通法力也无,与佛经中菩萨以及阿罗汉相比好像相差很远。  

但是,由于当时自己意识根断,心力几近全无,对如何继续深入修证佛法,自己觉得有些茫然。而且,就此问题而向某些大德写信求教,结果也全都石沉大海。面对这种前后都无办法的情形,圆智只好向佛菩萨诚心祈求指引,结果就在祈求的刹那,虚空中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十月十八”,然后便音讯全无。  

“十月十八”,到底会有什么因缘呢?在此之前,圆智曾经有过许多妄想,并与佛友有相约去拜见某个大德的计划。但是,真实因缘的显现,却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1996年农历十月十八,一位来自青海的藏族上师在海口举行密宗灌顶法会,圆智有幸因好友介绍参加灌顶之后,内心深感佛菩萨接引智慧的英明。圆智的某些密宗因缘也就因此开始显现。

圆智深入接触藏传佛教,是从1996年第一次去色达喇荣求法开始的,在随后的十年时间,为了拜见某些密宗大德、参学密宗相关教法、以及到相关胜地短期闭关,圆智前后共计进藏七次,有时在藏地一住就是三、四个月。为此,对于藏传佛教的某些情况,多少算是有一些切身的体验。 

这几年,由于藏传佛教在汉地的传播,及其过程中的某些因缘的显现,社会上有许多关于藏传佛教的不实传言出现,由此而令一些人对藏传佛教僧众的戒行产生怀疑。为此,圆智觉得有必要谈谈关于藏传佛教僧众戒行方面的见闻,以此避免不明真相的众生产生邪见。

二、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规矩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圆智最初求学的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院长晋美彭措法王严明戒律是远近闻名的。据其传记记载,上师很小时便被认证为转世,十四岁正式出家受沙弥戒,十八岁离开家乡到石渠县江玛佛学院求学,二十二岁时受比丘戒,直到二十四岁才回到色达县洛若寺担任法师传法。上师回到洛若寺不久,曾有某个祖师预言中的女子找到上师,请求上师舍戒还俗与其结婚,结果被上师拒绝。自此上师一生都以严格守持比丘戒行而远近闻名。

在晋美彭措上师一手创办的五明佛学院,不仅男众和女众的居住地是严格分开的,而且僧众与本地居士也是分开居住的,居士的经堂接近山口位置,而僧众的经堂则在山谷里面的中心,彼此的距离将近有两公里。在学院男众居地和女众居地的边界,平时都有专门的僧人值日,具体负责某些来访的处理以及戒律监督问题。  

另外,平时学院里面上课,以前有三个经堂。藏族男众在大经堂,藏族女众在女经堂,汉族男女二众在汉经堂,只有法王上大课时,大家才全部到大经堂一起听课。不过听课时,女众一般都聚在二楼。汉经堂上课时,虽然大家都在一起,但是男女二众在大殿中分列两边,各从各边的大门出入,这是很早就有的规矩,后来中间还加隔了布帘。布帘两边听课的,连隔壁到底有谁在听课恐怕都不太清楚。  

圆智某年去学院期间,一个大白天的中午,因为与某个相熟的异性出家老乡交谈一些彼此比较关心的事情,也就在汉经堂的旁边,并且是众目众目睽睽之下,彼此相隔着大约两米的距离,但结果马上就受到有关监督人员的批评,弄得圆智当时好不尴尬。 

(圆智行者撰于2008年7月19日子夜,未完待续)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2) 

三、喇荣持戒王慈诚罗珠堪布简介  

因为院长晋美彭措上师特别重视戒行,为此,五明佛学院的其他大德在戒行护持方面也都特别谨慎。尤其是教务长堪布慈诚罗珠,不仅佛教理论学识深厚,其在佛教戒律的遵循与护持上,更是在整个学院内外享有持戒王的美称。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慈诚罗珠二十一岁时到法王晋美彭措上师座下剃度出家,不久便相继接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及密乘戒,从此之后就一直护戒如目。由于他始终日以继夜地精进闻思显密法要,在佛法讲、辩、著三个方面成就卓越,而被法王上师授予三藏堪布学位之后,一些高僧大德都相继认定堪布为某某某之转世,并接二连三带上供养来迎请堪布前去升座,但堪布却从不接受这些虚名,总是坚守堪布讲经说法的本分,也从不自认金刚上师而给人作任何灌顶。
       按照以前藏传佛教的习俗,藏族僧人除了戒食鱼潜鸟飞一类的动物之外,对于一般藏人习惯食用牛羊肉并不拒绝,但堪布慈诚罗珠却并非如此。在圆智的印象中,堪布慈诚罗珠似乎很早就坚持素食。即便是佛学院举行大型法会,现场有免费的酥油牛肉粥或者面条供应,但堪布却从来不肯随意将就,总是等到法会休息时,匆匆赶回住所用素食打发自己。  

那时,虽然堪布慈诚罗珠早已不再为汉僧上课,但是每次看到堪布从自己面前走过,圆智总会有一种春风扑面的清净感觉产生。因为觉得这种感受与禅宗公案中所说的圣人气略似,为此,圆智与其他几位汉僧谈及这种发现之后,大家曾经专门一起去到堪布的住所请求堪布摸顶加持,其清净感染力也因此而令大家深心叹为稀有。 

堪布慈诚罗珠所显现的清净戒行,乃是与其深切的慈悲心密切相关的。喇荣五明佛学院全面提倡素食,便是源自堪布慈诚罗珠的率先推动。那时,学院常住人口超过一万多人,为了满足一些僧众的肉食供应,学院附近接二连三冒出了好几个屠宰场。堪布看到这种情景之后,悄悄带着几个学僧深入现场,用摄像机摄下那些充满血腥的屠宰场面,然后拿回学院给所有僧众播放,让大家对自己的菩提心进行深刻反省……最后,经院长晋美彭措上师在法会上公开提倡,严格素食的风气终于在喇荣全面形成。 

(圆智行者撰于2008719日午后,未完待续)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3)

四、曲吉尼玛上师被迫舍戒因缘(上) 

喇荣五明佛学院里面,有好几个公认的大成就者的转世。譬如副院长龙多上师、曲吉尼玛上师、丹增加措上师等,他们前世就已经在佛法修行上成就斐然,并且都是得到公认的大圆满导师。另外还有好几个转世也在今生实际修学中有所证悟。这些大德,绝大多数都是以严持净戒的独身比丘形象示现,其中只有曲吉尼玛上师算是一个特别的例外。 

曲吉尼玛上师,身为学院的三位副院长之一,但是他平时几乎很少在学院里面出现,总是忙于为学院打理一些外围的事情。譬如五明佛学院中闻名的等身水晶金刚萨坐像的制作,就是曲吉尼玛上师负责具体联系并监督操办的。就因忙于这事,曲吉尼玛上师一次就在上海、南京等地一住就是半年,并在当地结下许多善缘。 

说起来因缘真是神奇不可思议。较早以前,圆智虽已拜见过学院中的几位知名上师,但是,却从未听说过曲吉尼玛上师的名字,连相片也从未见过。但是,圆智第一次与曲吉尼玛上师相见,并且得到上师的慈悲加持,是在一个神奇的梦境。

那是1998年秋天,圆智尚未离开工作岗位时。一天,某位来自天津厂家的业务员,来单位配合工作,闲来无事时到住地近旁的海边游玩时,因跳跨岩石而导致腰部严重扭伤,一连好几天都不见好转。随后便有同事建议他找圆智帮忙。于是,圆智便用功帮他解除了腰痛问题,但自己却随后出现一个障碍——脖子右侧疼痛僵硬,连续用功修行几天都不见好转,一直到第六天晚上,午夜打坐修禅时,忽然体入一种较深的空定,这个障碍才随即顿然消散。

当天晚上入睡之后,圆智得到一个特别的梦境。梦见在一个屋子的大门前,有一个类似商品陈列架的框架,上面每一层都摆满着点燃的酥油灯,看上去好似一堵火墙。旁边一位身着黄衣、脸型修长、亲和的年轻喇嘛守护在门口。还有几位经常跟随龙多上师的汉僧,智开、智龙、智悟等人,也在这位喇嘛的身边。当圆智见过喇嘛之后,便同大家一起走进屋子。走进之后,发现里面好像是一个废弃的厂房,空间很大,但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接着,喇嘛就吩咐那些汉僧,让每人拿着木棍各守一个窗口,同时让圆智爬到中央的框架上面守候。

……

待大家各就各位之后,喇嘛自己便回到门口去念经。不一会,一只身形高长、背着双翅、浑身漆黑肮脏的怪物,突然飞进屋子,并且站落在圆智脚下不远的位置。圆智在框架上面右手扶牢,左手将一把白色粉末当头撒向怪物之后,这个怪物便如同被泼上硫酸一样,随着一阵不断滋滋冒泡的声音,整个身体从头到脚很快消失不见。……

第二天早上醒后,圆智联系当晚对业障的突破来回忆梦境,觉得这梦并非纯是妄想显现,而应与上师真实加持的因缘相关。果不其然,当日下午回家查看信箱,便收到龙多上师的来信一封。而切信中正好有龙多上师与梦中喇嘛的合影。但是,因为来信并为对喇嘛有所介绍,直到好几个月后,智普法师到访时,圆智特意咨问,才知道该喇嘛原是喇荣的副院长曲吉尼玛上师,与龙多上师乃是同一位大德的转世。圆智这才醒悟,难怪龙多上师身边的那些汉僧与喇嘛会在同一梦中出现,原来,两位上师真的是无二无别,并且随时同诸弟ZI心心相连。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圆智行者撰于2008年7月20日凌晨2时,未完待续)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4)

四、曲吉尼玛上师被迫舍戒因缘记(下)

圆智虽在1998年便梦知曲吉尼玛上师的慈悲呵护,但是,真正与曲吉尼玛上师在现实中见面,却是在六年之后,也就是2004年夏天的事情。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当时,圆智住在炉霍县城曲吉降措上师家中,那天下午,因为去邮政储蓄所的取款机取款时,正好遇上一个藏族僧人在那里打电话,不仅说的是汉语,而且还在通话多次提到一个圆智熟悉的名字。于是,等他通完电话,圆智便好奇地上前问他,没想到他竟是曲吉尼玛上师的翻译兼侍者、圆智心中仰慕已久的大德上师的眷属,名叫巴登。 

得知巴登的身份,圆智立即便向他询问曲吉尼玛上师的情况,并且告知想去拜见上师的打算,巴登听后告诉圆智说:上师自法王圆寂之后,身体一直欠佳。最近正在闭关,极少接见外人。为此,巴登只是建议圆智到灵龙寺看看,对能否见到上师不要抱太大希望。尽管巴登说有困难,但圆智却以为,自己与他的巧遇,或许就是上师三宝的摄受接引,因此而对能够拜见上师充满坚信。

于是,第二天一早,圆智便从县城包车前往灵龙寺。微型面包车用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把圆智送到灵龙寺后,圆智便马上找到巴登,请他领路前去上师的住处。

巴登领着圆智穿过灵龙寺的大片僧舍,沿着一条小溪逆流而上,步行了大约一公里多路之后,终于来到独立于一片林野中的一个小院附近,巴登随即便停下脚步,指着小院告诉圆智,前面那就是曲吉尼玛上师的住处,因他不敢打扰上师清修,恐犯密戒,便叫圆智独自一人前往,然后他便很快退回到不远的地方悄悄地等候。 

见巴登如此,圆智不好强人所难,只好自己走近小院,站在大门口对着寂静的小院敲门。过了一会,一位年轻端庄的女性,从里面小楼出来,走到大门口轻声告诉圆智说,“上师正在闭关,暂不接受拜见。”圆智告诉她说,“自己是龙多上师的弟ZI,六年前曾在梦中得到过曲吉尼玛上师的加持,来自海南省。然后请她去转告上师,由上师决定是否接受拜见。她听了圆智所说,稍稍犹豫了一会,然后才点头同意,转身走了回去。

圆智目送她走回屋子,便立即在大门口开始不停地磕头,一遍又一遍在心中进行祈祷,希望上师能够接受自己的拜见。又过了一阵子,那位女性再次走出,微笑地告诉圆智说,上师同意接受拜见,随后打开大门让圆智进去。这时,站在不远处的翻译巴登,这才赶紧走过来,跟着圆智一起进入小院。 

那位女性将圆智带到屋子二楼的客厅坐下,随即送来茶水和一个大馒头,让圆智一边用中餐,一边等待上师的接见。然后,她自己便去到旁边的另一个房间,忙着去照顾里面一大一小的两个小男孩。

 当圆智把馒头吃完时,曲吉尼玛上师刚好从闭关的房间走出,巴登赶紧走上前去,恭着腰给上师说了一通藏语,上师简要地给他回答了几句,他点头表示接受后,便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然后,上师才缓步走到客厅沙发坐下。于是,圆智赶紧上前顶礼,跪请上师加持。

于是,上师便慈悲地伸出手来,捧住圆智的脑瓜进行念经加持。过了好一会,上师才松开手,让圆智在旁边的坐位坐下,并询问圆智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圆智简要地告诉上师说:首先是因为以前曾在梦中得到过上师的加被,心里特别想拜见上师;其次是弟ZI想去桑耶青朴闭关,想请上师观察指示一下相关因缘;再就是想请上师给予愤怒莲师修法的传承。

上师听后观了观因缘,首先告诉圆智说,......而后便为圆智念经传法,随后又将修法的法本送给圆智。然后,这次拜见才宣告结束。当圆智即将离开上师的小院时,巴登出去办完差事毕刚好赶回,于是他便随着圆智一起离开上师的小院。

在返回寺院的路上,圆智很好奇地询问巴登说,上师为什么要在离寺院那么远的地方居住呢?这样上师与弟ZI双方往来岂非很不方便?于是,巴登便告诉圆智说,上师以前的住处本来离寺庙很近,只是因为上师舍戒结婚之后,才按照佛教戒律规定,搬到远离寺庙与僧舍的地方居住。 

陡然听说上师舍戒结婚,圆智真是有点不敢相信。当巴登为圆智说明上师屋子里面那位女性以及小孩的身份时,圆智这才省悟,圆智首先在院门口所见到的,本以为是上师亲戚或者保姆的那位年轻端庄的女性,竟然会是上师的妻子,那两个小男孩乃是上师的儿子,并且小儿子竟然还是堪布曲乔尊者的转世。圆智内心特别后悔,当时未能对两个小家伙多多亲近。

接着,圆智便问起上师为何要舍戒还俗的因缘。巴登告诉圆智说:“上师是因为不忍心看到那位女性自杀,被迫还俗与她结婚的。”

 原来,上师的妻子乃是本地人,从前也是上师的归依弟ZI,因为经常与上师见面,结果对上师产生爱着,执心非要嫁给上师而不能自拔。因为遭到上师拒绝,她竟然因为绝望而去自杀,并在被人救止之后继续屡寻短见。见她嫁不成上师便决意寻死,上师遇此顽固孽缘,无奈只好被迫还俗,舍戒以身布施众生…… 

  听了巴登的介绍,想到以前梦中上师对自己的呵护,圆智不仅深深为上师悲心所感动,同时也对上师的两个身体有了更新的体认。——龙多上师犹如王者,常以圣智拔度慧命,曲吉尼玛上师则似慈母,恒行大悲呵护众生。真正是智悲双尊。

(回向众生注:看到此处忽然想起来佛陀当时为清净比丘时候有一位婆罗门女也对当时的比丘升起了难以抑制的爱慕之心,遭到拒绝后也是自寻死路,比丘当下发起了无上菩提心,舍戒与其成婚,引导其进入佛法的正道,以此功德迅速积累了4万大劫的资粮)

(圆智行者撰于2008722日子夜2时,未完待续)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5)

五、色达亚龙寺的两度进出见闻录()

四川省色达县亚龙寺,又名亚龙莲花庄严寺,乃是康藏地区大圆满龙钦心髓传承的祖寺,也是心髓派主要道场青海班玛县知钦寺的母寺。该寺由第一世多智钦——智悲光尊者亲自兴建,大圆满龙钦心髓前行念诵文,便是在亚龙寺中诞生。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圆智第一次与亚龙寺寺主第四世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相见,是在1999年。当时,圆智正在喇荣佛学院参加地藏王菩萨共修法会。因为要帮某汉僧处理要事,圆智与他一起去到色达县城,结果正好听说东嘎寺开光并有大德特别传法,为此,圆智即与汉僧顺便赶了过去。 

圆智赶到东嘎寺的大佛塔脚下时,正好看见丹比尼玛上师和另外一个大德西岗玛芝上师在一起照相。于是圆智赶紧拿出相机抓拍了两张,便赶紧手捧哈达上前供养并请求加持。当时因为人多,圆智刚刚将脑瓜伸到两位大德面前,两边各领受了一巴掌之后,这次短暂的见面便宣告结束。 

圆智专程拜见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并求得上师传法灌顶,是在2001年的夏天。那年初,圆智的另外一位上师——藏传佛教康藏地区第一祖寺噶陀寺第八十四任总主持洛噶法王应邀访问海口,圆智前去拜见之后,当晚得到一个梦境:梦见洛噶上师和丹比尼玛上师并肩而坐,接受圆智拜见,丹比尼玛上师赐给圆智两个长长的金刚结。其形状各不相同,有一个样子很特别。

梦醒之后,圆智第二天去见洛噶上师时,告诉圆智所梦,便向上师请教梦中两个金刚结所象征的因缘。上师先是很严肃地说:“梦都是假的嘛,我不知道。”接着又笑了笑地告诉圆智说,“可能预示着两个修法的传承。”听到洛噶上师如此解释,圆智很是珍重,为了让这种法缘早日显现,圆智立即拿出几百块钱的供养给丹比尼玛寄了过去。 

寄出供养后大约两个星期,圆智又得一梦:梦见自己跟在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身边,两人站在一个藏式寺庙的顶台上,寺庙顶台的中央有个小楼,上师从小楼中一根接一根地抽出许多钢管给圆智观看。钢管上全都用红色油漆书写着经文,其内容隐约好像都是宁玛巴龙钦心髓派的深法……

连续两次见到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在梦中显现,圆智对自己与丹比尼玛上师之间的法缘充满信心,于是便开始默默地准备又一次进藏求法的行程。 

2001夏天,噶陀寺莲花生大师生日纪念法会举行之际,洛噶上师带领有关师兄回噶陀寺一起参加法会,圆智有幸得以跟随上师一起同行,先后朝拜了上师前世修学的寺院新龙县云灯炯空霓固寺以及噶陀金刚座,并且接受了洛噶上师、蒋阳上师与噶陀乌金千秋仁波切的赐予的传法灌顶。 

噶陀寺纪念法会结束后,圆智便赶紧搭车下山,转道色达县去拜见丹比尼玛上师。但是,由于上师不熟悉汉语,亚龙寺唯一能用汉语交流佛法的秋央珠扎上师,又因礼送大善知识土登尼玛仁波切而驾车去往成都,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翻译与上师沟通。直到四天后,秋央珠扎上师从成都归来,随即让圆智搬到家中,住在老上师闭关房楼下的僧舍,随后,又从喇荣过来一僧一俗两位想要求法的女众,又被上师安排到另一个新屋中去居住。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第二天一早,秋央上师开车回寺院办事,我们一起随车去朝拜亚龙寺。车到达亚龙寺经堂与僧舍路口停下,秋央上师对大家说:现在正是僧众结夏安居时间,整个寺院严禁大声喧哗,同时禁止所有女众踏足寺院。接着,秋央珠扎上师又特别嘱咐两位女众,叫她们不要随意离开马路,只是沿着马路走走看看便可。交代完毕之后,这才放心地领着圆智走进寺院的一片草地。

在秋央珠扎上师的引领下,圆智先后朝拜了亚龙寺经堂中楼上楼下的佛像、唐卡、经书、圣物等,随后,秋央珠扎上师又领着圆智到经堂的顶上参观。圆智爬到经堂顶去之后,立即感到一阵惊讶——眼前的情景,与圆智第二次梦见丹比尼玛上师的环境毫无二致,只是没有那些奇怪的钢管而已。

从亚龙寺回到县城上师的家中之后,第二天,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特别为圆智等举行了特别殊胜的传法灌顶。灌顶中,上师无比的智慧功德加持直入圆智心田,令圆智的心灵深处立刻感觉到一种极度的清净与狂喜。灌顶后,上师特别给圆智赐名“仁增他之多吉”,意即“持明离相金刚”,与第一世多智钦门下一位重要弟ZI的名字极为相同。

〖图片说明〗

上图:西岗玛芝上师与多知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在东嘎寺。

下图:秋央珠扎上师与圆智在预先梦见过的亚龙寺老经堂前。

(圆智行者撰于2008725日下午,未完待续)

 

藏传佛教僧众的戒律行持亲闻记(6)

五、色达亚龙寺的两度进出见闻录()

圆智第二次进入亚龙寺是在2004年。那年初,由于某些因缘的启示,圆智决定前往当年莲花生大师与诸弟ZI闭关修行的圣地——桑耶寺青朴神山,作一次朝圣及短期闭关修行。去桑耶之前,圆智特地奔赴色达拜见多知钦·仁增丹比尼玛上师,祈请上师加持及指示相关因缘。

因为得知上师即将举办大型灌顶法会,于是圆智便随即留在上师家中,每天一边精进修行用功,一边帮忙保姆做菜。直到法会正式举行的前一天,才住进上师在亚龙寺中给大家安排的僧舍,与其他几位从汉地赶去参加灌顶的师兄住在一起。 

上师那次赐灌的内容,乃是《智悲光尊者全集法要》“登霓”及《大幻化网》。整个法会一共举行了十天。那段时间,亚龙寺经堂与僧舍周边的草原上,到处都是帐篷,除了亚龙寺附近的僧众和居士,还有许多其他寺庙的僧众。其中有个寺庙的僧众,从四个小时车程之外举寺包车前来参加法会。

那些天,在亚龙寺大经堂周围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红衣僧人的影子,有佝背绉面的老喇嘛,也有稚气未消的小沙弥。虽然法会并未派人维持秩序,但是在整个法会期间,这些来自不同寺庙的僧众,却每天都秩序井然,彼此之间都互相礼让、少有争执发生。即便是法会休息时间,草地上偶尔会有三三两两的小沙弥相互逗玩戏闹,但也绝无翻脸动武的情况发生。

亲眼去看看藏传佛教的戒律,再评论!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有一天,上师在临时架设的大帐篷中念经,因帐篷中人员爆满,许多人都围在帐篷外面头顶着烈日静静地听经。因为阳光太过热辣难受,一些僧众纷纷把自己红色的披单顶在头上遮挡阳光,圆智也拿出帽子顶在头上。结果,旁边一位小沙弥见到后,马上指出圆智有失恭敬,硬要圆智把帽子拿下来。为此,圆智只好指着他身上的红色披单,说要借过来顶到自己头顶,他这才默然作罢。

尤其是法会的最后一天,上师开恩为当地百姓与僧众一起参加普赐灌顶时,其间突然天降小雨,即便如此,但是整个法会的现场仍然秩序井然,没有任何人因为想要避雨而离开现场。由此可见,藏传佛教的僧俗二众,对于某些佛教规矩的不仅铭记内心,而且都早已习惯成为自然。

大家对规矩尚能如此,对于佛教戒律的遵守也自然不差。上师安排我们住进的僧舍,其主人名叫丹达,是一位皮肤红白、长相英俊的小沙弥,也是上师的侄子。我们几个汉族居士住在他的屋子里面,有一天有位师兄给他开玩笑说:丹达,你长这么帅,如果到外面有女孩子追你怎么办?你愿意和她相处或者结婚吗?结果丹达回答说:女人有什么好?找女孩子干吗?自己找麻烦么?

的确,虽然在藏传佛教密宗的戒条中,有不准轻视女性这么一条,但是,按照藏族文化的传统观念,女人却通常被看成污秽不洁的动物。一些稍稍特别的宗教场合,常常是禁止女人接近的。2001年圆智第一次进入亚龙寺时,秋央珠扎上师特别交代女众不要踏足寺院,就是典型的一例。

尽管藏传佛教规矩森严,但是,在为数众多的持戒僧众之中,个别违犯戒律的情况依然不能避免。就在这次法会上,圆智就见到了一男一女两位。圆智起初在法会上发现他们,是从听到婴儿的啼声开始。由于发现婴儿,因此也就发现他俩的存在,同时也观察到他俩的与众不同。

法会期间,这两位每天都带着婴儿到场听经,总是深深地低着头进来,又深深地低着头出去,并且每次都是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远离在经堂中央排列就坐的一般僧众。听经时,他们相互轮流照顾怀抱里的婴儿,偶尔遇到婴儿啼哭安抚不止,女的就会迅速抱着婴儿出去一会,等婴儿安静下来再回到经堂听经。

圆智经过打听,才知这两位都是附近的僧人,那个婴儿乃是他们的爱情结晶。按照佛教戒律,他们是破戒者。由于其有违佛教僧团的清净形象,不再适合与其他佛教僧众共处,为此,他们虽然可以继续听经学佛,但是却必须与其他僧众保持距离,不然,便会遭到其他僧众的呵斥。另外,如果他们想要继续以佛教专业修行者的面貌出现,就必须根据有关规定,向传戒师奉还袈裟而由此改披白色的披单。

在那次法会上,有个从马尔康赶来接受灌顶的瑜伽士,就是身披白色披单的。他带着儿子前来参加法会,两个人独居在自己的小帐篷中,所有行李及炉灶都是自己带来的。

这次灌顶法会圆满结束后,圆智才离开亚龙寺,转道奔赴桑耶青朴神山短期闭关。临行之前,丹比尼玛上师特地让亚龙寺主持送给圆智五百元路费,以供赴桑耶青朴之行所用。圆智尽力推辞不下,只好满怀感激地恭敬领受。

 

  评论这张
 
阅读(17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