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大乘佛法最终的目标并不是成佛?  

2009-09-18 01:38:04|  分类: 遣疑问答1.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现观总义讲记》 索达吉堪布讲解

(加粗的内容为华智仁波切愿文,没有加粗的是堪布仁波切的讲解)

 

总而言之,大乘道的主要追求目标,就是将普天下的所有众生安置于圆满正等觉的无上果位的佛陀之事业。

这一句话大家一定要记清楚。大乘的教义非常深广,但是归纳而言,大乘道的主要目标就是让普天下的一切众生获得无上圆满正等觉的果位。这就是大乘道的发心和事业。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反省:我的所作所为能不能成为让众生获得佛果之因?如果你的发心和行为能做到这一点,就说明自己的修行已经成为大乘法了。

如果以这样的发心摄持,哪怕天天扫厕所或者在国家机关上班或者做任何世间的事情,但实际上都成了菩萨的行为。如果你对利益众生没兴趣,尤其是愿天下无边的众生获得佛果的心态一丝一毫也没有,那即使每天讲经说法或者闻思诵经,表面上看来行持得如理如法,但实际上根本不属于大乘。

既然大乘的追求目标就是让众生获得佛果,所以我们平时在行住坐卧或者行持善法的过程中要反反复复观察自己的心:我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最后得出来的结论也许是什么目标都没有,只是人云亦云随着别人而行,也许就是为了自己往生极乐世界。当然作为凡夫人,刚开始的时候有这样的心态也情有可原,但最后一定要把这种心态改正过来。有时候我反思自己刚出家时的很多想法,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非常惭愧。记得当时我们寺院有一位维那师[1]的嗓音特别好,我那时想出家后我要当一个维那师。好像有一段时间我出家的目标就是当维那师。还有一位做供品的上师叫且多,他穿的衣服在所有的僧众中非常漂亮,我那时也想过,出家后变成他那样可能会非常好看,也有这样的发心。现在回顾起来确实很惭愧。虽然现在我也不敢说有了真正利他的心,但是跟那时比起来,依靠大乘善知识和大乘论典,自己已经基本上知道方向了,对于不能怎样想、应该怎样想是明白的。只不过无始以来自私自利的串习力非常强大,经常覆盖了微弱的利他心。

我想在座的很多人刚开始学佛时可能也像我一样,每个人都有一些不同的目标。但是现在我们遇到了大乘佛法的甚深教言之后,就应该调整自己的目标,要生起利他的菩提心。

诸大菩萨的善根也不但不会穷尽,而且还会无穷无尽。

为什么真正发了菩提心和登地菩萨的善根不但不会穷尽反而会越来越增长,乃至佛地都不会灭尽呢?因为他们是缘众生发菩提心,而众生是无量无边的,因此发心所获得的善根也是无量无边的。如果发心只是为了自己往生净土或者获得成就,那一旦往生或者成就以后善根就会穷尽。

就像《普贤行愿品》所说的一样:“乃至虚空世界尽,众生及业烦恼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

《普贤行愿品》说,就像虚空无有边际一样,三界轮回的众生也没有边际,就像众生没有边际一样,众生相续中的业和烦恼也无边无际,就像众生的烦恼无边一样,我的誓愿也无有穷尽。应该这样发愿,这样善根也会无穷无尽。当然这个颂词也有其他的解释方法[2],但是法王如意宝通过这种方式来解释。

否则,如果以为大乘道的暂时追寻目标,是证悟甚深空性之义;而究竟的追寻目标,仅仅是获得自相续解脱于二障之束缚的佛果,那么诸大菩萨的善根也只有就此而穷尽了,就像小乘道行人获得了无余涅槃一样。

如果大乘道暂时追寻的目标是证悟空性,究竟的目标是历经一地直到十地,最后自相续从业、烦恼和痛苦中解脱,获得阿弥陀佛和释迦牟尼佛那样的佛果。这样的话,由于在获得佛果时发愿已经实现了,菩萨的善根就会穷尽,就像小乘阿罗汉灭尽烦恼而入于涅槃一样。这就像现在有些学生读书的目的就是找工作,一旦找到工作就不用再读书了。或者目标是爬山,那到了山顶吼一吼或者看看蓝天白云就可以了,之后只有下山,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其实大乘佛法最终的目标并不是成佛,而是利益众生,只不过没有成佛就不能圆满利益众生,所以菩萨才追求佛果。现在很多人不懂佛法的道理,很多人连想成佛的念头都没有,只是为了暂时遣除病痛和一些痛苦为目的而学习佛法,有些人说家里特别烦,听说学佛法很好,很安逸,所以为了获得安逸而学佛,可能还有更差劲的目的。这些根本不究竟;好一点的是想获得阿弥陀佛和释迦牟尼佛一样的功德,所以他们发愿成佛,这样一旦成佛后就完成了所有的修学。那时就像多年读书后考上大学,父母认为孩子终于考上大学了,以后再也不用操心了;孩子也认为已经考上大学了,现在可以好好睡懒觉了。

现在很多修学禅宗的人的目标就是灭尽分别念,他们认为安住在无分别的境界中是最好的。当然我们暂时要压制分别念,因此一些止观的修法也是有必要的,因为要利益众生的话,整天都随着分别念而转也不一定很有力。但我们最终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不产生分别念,如果这就是究竟的目的,那无色界的众生在八万劫中不会产生任何分别念,但这也没有什么用。如果认为修行佛法可以显示各种神变,那很多饿鬼也可以在天空中像鸟一样飞行,但这也没什么。因此,只有利益众生才是修学大乘佛法的究竟目标。

上述道理对于智者[高僧大德]而言,因为他们已经彻底通达,所以没有必要再次建立,但是,对于与我相同的某些浅慧者,诸如:

上面所讲的大乘佛法的主要目标是利益众生并且让众生获得佛果的道理,对于长期在佛法的大海中畅游的智者高僧大德而言已经完全建立,他们早已明白这些道理。华智仁波切的意思是反复给他们解释没有任何必要。

可是我想,虽然大多数高僧大德会明白这个道理,但有些人恐怕不一定明白,因为每个人对佛教的认识都不相同。有些人说这样才最究竟,有些人说那样才最究竟,每个人都凭自己的理解认为佛法的究竟密意是什么样的。以前藏地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现在很多人也是这样。如果没有学习这么好的论典,可能很多人还是凭自己的想象臆测:有人说证悟空性是最深的法要,有人说对治烦恼是最深的法,有人说如如不动安住在无分别的智慧中才是最高的……很多人的说法都不相同。所以不一定所有的高僧大德都明白这个问题。

华智仁波切以谦虚的口吻说:对于大智者和一些高僧大德来讲,这样的道理是非常清楚的,不用再次重复。但对像我这样的浅慧者而言,反复宣说将利益众生放到第一位是很有必要的。

下面列举了七八种不同的思想见解,对有这些见解的人,反复宣说这个道理很有必要。

将初发心时,因为是了解到佛陀的功德而发心,以及在看到各乘的高低贤劣之后,便对佛地产生了想望之类的,总之并不是从大悲心根源产生的其他发心,诩为大乘之发心;

有一种人是因为听到佛陀的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相好圆满等功德之后,心里想望这些功德,产生一种想法:我一定要作佛,因为佛陀有那么多的功德。有时候我们看佛陀的传记中讲到佛陀在一瞬间能利益无量的众生,而凡夫人不要说在一瞬间,在一辈子中帮助一个众生也很困难,也会产生要成佛的想法。

还有些人是因为看到很多经论中说大乘殊胜,小乘并不是那么殊胜,看到这些贤劣的差别后觉得大乘的功德大,于是对大乘佛果产生了兴趣,而对小乘的阿罗汉果兴趣索然,所以不愿意发小乘心。《经观庄严论》中说,大乘具有七大[3],有些人看到这些内容后觉得不学大乘不划算,我一定要学大乘。还有些人什么道理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说大乘好,所以我也要学大乘。

总之,这些人并不是以对众生的大悲心为基础所引发的发心,而是以其他各种原因发了大乘心。这种人恐怕在座的人中也有。但这种发心并不究竟。

或者是认为在学道时,一旦证悟空性之后,则永远不必再修学布施等行为;

还有一种人认为证悟空性很好,如果没有证悟空性,就要为证悟空性而行持六度万行,这是很困难的;而一旦证悟空性后就不用再布施持戒,那时肯定非常快乐。有一部分人学习大乘就是因为证悟空性后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什么功德都具足了,以这样的心态来学习。这也是不对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利益众生,更没有把利益众生放在第一位。

或者是因误解“见道之后修持修道”的词义,而认为在获得见道之后,仅仅修持无分别智慧就能获得所谓的“佛果”;

大乘经论中经常说,先证悟空性获得见道,之后必须不断地修持所见到的法性。因为误解了这个词义,所以认为一旦见道后只要修持无分别智慧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获得佛果。也根本没有想到利益众生,没有认识到在见道修道的过程中不能离开利益众生。

或者是因为不了知大小乘之间的差异,是以菩萨的发心以及行为来区分,而仅仅将空性见作为区分标准;

阿底峡尊者说,大小乘是以相续中具不具足菩提心和利他的行为区分的,如果有菩提心,那肯定存在菩萨的行为。但是个别人不懂这一点,他们认为甚深的空性见解是区分大乘小乘的标准。这种观点也不合理。

或者是将没有丝毫的发心或行为,只是夸夸其谈地说一些见解修行方面似是而非的深奥法语,误以为是所谓的“大乘”;

现在这种现象比较多。相续中没有丝毫利益众生的心,也从来也不做利益众生的事,无论是发心还是行为都没有把众生放在第一,只是夸夸其谈地说一些禅宗或者大圆满的高深莫测的法语:一切都是平等的,一切都是光明的自现,显空双运,明空双运,万法皆空,法界平等,无有自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有很多好听的词。

汉地有很多人喜欢引用《金刚经》、《楞严经》、《妙法莲华经》的法语,藏地一些人喜欢引用《七宝藏》里的法语。但他们心里根本没有想过利益众生,行为上也从来没有利益众生,只会背几句大乘经典中的词语,就认为自己是大乘修行人,但没有利他心的话,连大乘的基础都没有了,又怎么谈得上是大乘行人呢?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会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大乘术语,可是相续中全部是贪嗔痴慢嫉,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真正的功德,哪怕是一颗清净的出离心和对三宝的纯洁信心或者业果不虚的见解也没有。这些人还看不起小乘,其实他们连小乘里对因果戒律、今世来世诚信的见解也没有,却认为已经开悟了,跟十地菩萨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现在还没出现佛陀的相好庄严,所以不敢说已经成佛了,也许他们对佛陀到底有没有相好也不一定知道。

或者是将甚深见解与广大行为的两种无垢自宗执为水火不容、完全背离的观点;或者是将佛陀二转法LUN与三转法LUN的观点相互割裂、分别执持,并以此为满足的分裂见解者们而言,我想或许还是会有一些利益的吧?!

或者认为甚深见派和广大行派水火不容,这种现象在藏地比较多,而汉地好像对二转法LUN和三转法LUN以及很多经典密意的分析不多,很多佛学院并没有将这方面作为研究的主题。

总之,对有智慧的高僧大德来讲不用反复建立将菩提心放在首要的位置的观点,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肯定是利益众生的,所以没有必要再次重复。但是对刚才讲的这些人反复宣说是有必要的,他们已经误入歧途,在他们面前讲一下,他们可能会改过自新。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顾啰嗦唠叨的罪名,不厌其详地就一个意义反复进行了说明。

正是为了这样的目的,华智仁波切才不怕啰嗦,反复宣讲。我们也能感觉到,一会儿从这个角度,一会儿从那个角度,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依据反复宣讲了利益众生是大乘修行人最重要的目的,不管是刚开始时也好,中间也好,乃至获得佛果时都要利益众生。因此有智慧者应该明白它的重要性。

另外,对于将来那些想要不错乱地修学大乘论义的善缘者来说,在凡夫地期间,首先要依靠《入菩萨行论》等论著所讲述的,初学者的修心方法以及道之次第,令自相续(逐步变得调柔起来,)如同通过敲捶而使皮革远离坚硬,以及通过伸直而使箭矢变得挺直一样;

华智仁波切在这里对将来学习佛法的人讲了一个非常殊胜的道次第窍诀,当然这是大乘道次第的窍诀。如果是小乘的道次第,首先要看破世间,断除对今世的一切贪恋,对三界轮回没有丝毫羡慕和希求之心,相续中生起出离心,之后再修持人无我。而大乘道的道次第则首先要具足小乘所讲的看破今世和出离心,如果不具足这一点,一边贪执世间八法一边想利益众生,这是非常困难的。一旦你对整个轮回生起了极为强烈的厌烦之心,知道无论转生到何处都没有什么意义,即使变成一个大国王也没什么值得希求的。只有真正生起这样的念头才有机会进入大乘。要进入大乘,如果是一个具有一切束缚的凡夫人,首先要学习《入菩萨行论》,华智仁波切一辈子都非常强调《入菩萨行论》这部论典。通过这部论典的学习,非常刚强难化的相续会逐渐调柔。

我们这次学习《入行论》总共讲了两百零一堂课,问答题出了一千五十道。外面的很多人学习得还是很不错的,很多人特别忙,从星期一到星期六都没有时间,他们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将一个礼拜的三堂课一次性听完。我们学院的人自认为很精进,其实我们除了听经闻法以外没有很多世间的琐事,而外面的人有很多烦杂的事情,但是他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星期六或星期天时集中起来将一个星期的所有课程在一天听完。再过一段时间两百多堂课基本上会学圆满。学得比较好的人应该会变成一个非常调柔的修行人。

华智仁波切在这里用了两种比喻。藏地以前用牛皮做口袋,如果首先没有敲捶不可能使牛皮柔软,经过敲捶之后什么东西都可以做。做箭的木条如果弯弯曲曲的话,首先应该拉直,拉直之后就不会再弯曲,古代的箭师有这方面的窍诀。同样,我们的相续以前从来没有调柔过,非常刚强野蛮,但是听闻佛法之后就会从根本上改变。一定要依靠这些修心法men使自相续调柔,就像首先要把旷野里的杂草拔出来,使荒野变成可以耕种的地之后再种庄稼才有收获的希望。因此,首先我们一定要有《入菩萨行论》、《大圆满前行》这样的修心法来调柔自相续。

之后,便依靠吉祥怙主--圣者龙树菩萨的《中观根本慧论》等论典,以甚深见解之义断除边执增益。纵然有少许实有耽著的所缘境,也将其彻底摧毁,从而抉择出离戏之见解;

打好了基础,下一步要打破对万法的执著,通过学习《中观根本慧论》,对甚深见解之义生起定解,可以将自相续中对万法的实执全部打破。

我在2004年传讲过《中观根本慧论》,总共讲了114堂课,后来也整理出了比较略的讲记。再过几十年来看,《讲记》里的有些道理也许会对众生有一些利益。因为我在传讲时也翻阅了藏地汉地的各大注释,而且结合了自己多年积累的学习中观的点滴经验,以文字的方式来奉献给大家,对有些人应该会有一点利益。

总之,大多数人应该先学习《入行论》,然后再学习《中观根本慧论》,这样能打好世俗和胜义两方面的基础。可是我们这里的道友是先学中观然后学《入行论》,这样的次第也可以,因为利根者可以先抉择胜义谛然后再学世俗谛。

然而还不能以此为满足,应在审慎观察三转甚深法LUN的深奥见解,以及佛陀补处[弥勒菩萨]及其追随者[无著菩萨等]的无垢论典之后,

华智仁波切的意思是光学《入行论》和《中论》还不行,还要进一步。有些人可能会想:已经学了这两部大论了,已经累得不行了,还要再学习什么论典?我们还要学习三转法LUN的《如来藏经》等经典以及弥勒菩萨的《宝性论》、无著菩萨的《宝性论释》等论典。在这些经论中抉择了如来藏,对于每一个众生具有佛性以及成佛时如何现前光明智慧的道理宣说得很清楚。

因此,光学《入菩萨行论》调柔自相续还不够,还要通达中观空性。认识到一切万法都是空性也还不够。如来藏怎样圆具功德、一切众生怎样具足如来藏的甚深道理在三转法LUN中讲得非常清楚,后来弥勒菩萨在《宝性论》中通过窍诀的方式讲得也非常细致。所以我们还要学习三转法LUN。

在座的道友能够学习这些殊胜的论典非常有福报。有一个人对我说: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到了佛法,而且遇到的是宁玛派的佛法。当然其他教派并不是不殊胜,也非常殊胜,但是每个传承的上师的窍诀有不同之处。我自己也经常这样想,即生能遇到自宗的佛法确实非常幸运,依靠它可以完整地通达从世俗到胜义或者从一转法LUN到三转法LUN之间的所有教义。如果我们要通达大藏经,恐怕在短暂的人生几十年中没办法。很多人从小读幼儿园、小学、中专、大学,直到大学还没有遇到佛法,再过十几年人也老了,那时眼睛也模模糊糊看不见,心也迷迷糊糊记不清楚,身体也不能正常走路,连一转法LUN和二转法LUN之间的差别也分不清楚,要通达了义的经论更有一定的困难。所以人生很短暂,在风华正茂时要学习佛法的精华经论。

全力以赴地投身于无上的普贤之行,而不能像(为了令其迅速干燥,)而将潮湿的皮革扔进火中,(,最终必将使皮革收缩报废)一样,为了想在即生(获得成就,)而过于急躁冒进,缺乏长远的目光。

先对《入行论》等基础法MEN通达,然后对空性法MEN有所了悟,之后对如来藏有所了解,最后要学习无上的普贤行,也就是尽心尽力利益众生。打个比喻,潮湿的皮革如果扔在火里,本来想让它马上干燥,把它放在火里烤,结果皮革越来越收缩,最后反而报废不能用了。同样,有些人学佛过于着急:“我一定要马上成就,你快给我灌个顶,快给我传个法,明天都不能等,今天就要成就,所成就的不能是罗汉果、菩萨果,要直接到佛果。”如果这样过于着急,心会缩得越来越可怕,最后什么都不能修了,会有这样的危险性。所以大家应该有远大的目光,要经常看诸佛菩萨的传记,既然佛菩萨都在多生累劫发利益众生的菩提心,我们也应该随学,不要想要在一生或者短暂的几十年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

就像要一个大学生不可能一年就把所有的课程全部学完,这恐怕是不行的。我们知道,在一年级的班上能得到三好学生的聪明人,让他读二年级三年级的课程还是很费劲的。有些小孩子太急躁,不愿意一年级、二年级这样次第来,一定要马上博士毕业。有经验的老师知道这个孩子的想法不现实,对教育的规律不懂,当面可能会对小孩说:“好,方便的时候我给你发博士证”,但实际上不会发的。所以,我们有些人学佛过于着急也是不合理的。

还要以听闻的方法,建立起以虚空边际以及众生边际为标准,依靠不可思议的解脱门而行持的,等同虚空、如同海洋、超离思维的菩萨之行。

要多听诸佛菩萨的传记和大乘佛法的教言。虚空无有边际众生也没有边际,很多菩萨为了一个众生的利益而在千百万劫中精进,应该明白这样的道理。心地太狭隘不行,我们应该看看蓝天,看蓝天是如何的广阔,或者到海边去看看大海是那么的无边无际,这样自己发心的力量会有所增上,会想为天边无际的众生做事情,这样一点一滴去做,最后就会变成佛陀。

如同《普贤行愿品》所说的“我所修行无有量,获得无量诸功德,安住无量诸行中,了达一切神通力”一样,

我们的思想要开阔,所学的要越来越多,不能钻进牛角中,认为只要念一句阿弥陀佛就可以了,对弟ZI也要求只念一句阿弥陀佛,其它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学,不要见其他的上师……不能这么狭隘。藏传佛教的人也不能说只要念一句嗡玛呢巴美吽就可以了,不要看汉地的佛经,不要学任何其他法。虽然念阿弥陀佛和观音心咒的功德很大,但众生的根机无量无边,如果思想过于狭隘,对弟ZI不一定有利,对上师也不一定有利。

因此,一定要像《普贤行愿品》那样发愿:“我所修行无有量”,因为法MEN无有量,所以发愿所学的法MEN也是无量无边的;“获得无量诸功德”,所获得的功德也是无量无边的;“安住无量诸行中”,利益众生的行为也是无量无边的;“了达一切神通力”,而且利益众生也不需要以勤作的方式,了达(证得)各式各样的神通,就像诸佛菩萨一样以神通无勤利益众生,我们利益众生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勤作和困难。

现在世间的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学习对整个社会和人类有很大利益,可是我们佛教徒却往往钻进自我的小小地洞里一直不出来,这就是没有开放心态的表现。当然,也不能太开放了,这个也要学,那个也要学,没有抓住一个重点,反正一切都是清净的,没有任何重点方向,这也不合理。自己应该要有修学的主要目标,同时也要学众多法MEN,以便广利众生,这样修学佛法才圆满。

依靠佛陀所宣说的,甚深而广大的(般若)佛母论义,在内心深处将佛陀以及佛子的所有无垢自宗作为向往目标,

应该将佛陀的所宣讲的甚深般若法MEN作为基础,将诸佛菩萨利益众生的一切行为作为向往的目标。我们要经常想到,要通过证悟空性的方式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白天也这样想,晚上也这样想,这样观想的功德是无量无边的。

值得高兴的是,现在很多人都说“我相续中生起了利益无边众生的无伪菩提心”,不仅仅是口头上这样说,他们心里也确实是这样的,并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做了一些事情。这是我们在凡夫地时应该做的。

并进一步认为:如果这些发愿能够实现,那是多么的美妙啊!

佛陀依靠甚深般若智慧可以在没有任何耽著的状态中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因此应该像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如何发愿成佛利益众生那样,我也如是发愿。如果随时随地都有这样的信念,这是真正的大乘行者。


[1] 寺院中的领诵师。

[2] 有的解释说,即使虚空已经穷尽,众生的业和烦恼已经穷尽,但利益众生的誓愿没有边际。

[3] 无著菩萨释《大乘庄严经论》曰:若具足七种大义说为大乘。一者缘大。由无量修多罗等广大法为缘故。二者行大。由自利利他行皆具足故。三者智大。由人法二无我一时通达故。四者勤大。由三大阿僧祇劫无间修故。五者巧大。由不舍生死而不染故。六者果大。由至得力无所畏不共法故。七者事大。由数数示现大菩提大涅槃故。已说大乘七大义。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