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理解:显现是心而现境非是  

2009-09-18 14:05:23|  分类: 遣疑问答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11730.msg59579;topicseen#msg59579

辅导员法师关于此问题的整理和开示
以下黑色是原文,红色是上师仁波切对原文的讲解,绿色是末学的理解,仅供参考:

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说:

有些人认为《瑜伽师地论》中所说的依他起不合理,因一切皆可包括于自现一体中之故。

有人说:一切可以包括在自现一体中,唯识宗怎么会承认外境的清净和不清净的依他起呢?

问基于唯识宗的万分唯心的观点,认为唯识宗既然承认万法唯心,怎么可能承认外境的迷乱二取的不清净依他起及清净刹土等清净的依他起呢?不应该有任何清净和不清净的法的承认,因为它们都是心的自现,与心一体。这个问题混淆了名言现相和实相。如同有人说,你不是说一切都是空性吗?难得因果不是空性?这样的话混淆了世俗和胜义一样。

答:此观点不应理。因为此等显现根本不是从自己意识习气分而安立为自己的,例如,镜中的影像虽然依靠面容之外缘而形成,但它不是面容。

自现不是自己的意识的习气分安立为自己,意识分有很多分类,万法唯心不是和自己的心识无二无别。镜里的面容依靠自己好看的面容而形成的,但镜子里只是影像不是面容,唯识宗的外境的显现只是心的影像不是心,所以不能认为外面的依他起不能承认。

全知无垢光尊者说,这样的观点不合理,万法是心的自现的意义并不是说心识的习气的显现就是自己。心识有很多分类,有八识聚,万法唯心不是说万法就是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心没有差别。比如,镜子里的面容是依靠自己的脸而产生的,但影像不是面容。所谓的显现只是心的影像,不是心,所以,不能不承认外境。全知无垢光尊者驳斥上述问题是从名言现相的角度。从名言现相言,梦心所显现的梦中的大象骏马对梦中人是存在的,它不是自己的心。对我们而言,瓶子柱子和山河大地也是异于我们的真实存在,不是我们的心。如果是心,则需要与心相同,无形无色等。

你们所说的一切外境皆摄于自现一体中也需要详细观察,请问:是现于心中而说摄于的抑或显现是心而说摄于的?
若许前者,则正在显现时,无有摄与不摄之概念,所谓的“摄于”实际上也仅是词句而已,其外境显现还保留着。若许后者,则有什么理由呢?如果说因为从心中产生故许外境是心,则有女人所生的儿子也应成为女人以及身体所排出的不净物也应成为身体的过失,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现量所见之故。

这里遮破外境摄于自现一体中。分“现于心中”和“显现是心”两方面破。从后者的理由看,也是从名言现相的角度发的太过。名言现相中,如果因为从心中产生而说是心,则有因果一体的过失。

此外,若谓:因现于心中故许外境是心。驳斥:那么色法也应成为眼识,因色法现于眼识中之故,并且颠倒众生前的佛陀也应成为众生之心。若承认此观点,则有具颠倒心之众生成了佛陀的过失,因为众生皆现于佛前,所以一切众生全部应成佛了,或者远离诸垢染之佛陀也应成了众生,此等过失无法避免。

若谓:无心不生外境故许外境是心。驳斥:那么因果也将成为一体,因无有不生之故;敌人与自己的嗔心也应成为一体,因无敌不生依彼之嗔心故。

若谓:由心所造故许外境是心。此种说法也不合理,如果这样,所绘的图案也应成了画家,画家所作之故。所以,承认外境的土石山岩为心是不合理的。

以上从三个方面驳斥,都是从名言现相的角度。

但是,可以承认外境是由心之习气所生的迷乱显现。

外境不是心,但可以承认外境是心的迷乱的习气所产生的。

上师仁波切的此语前句是从名言现相上否定外境是心,后句是从名言实相上承认万法唯心。上师仁波切对无垢光尊者遮破唯识宗万法唯心的观点说,无垢光尊者是从名言现相和胜义中遮破万法唯心,从名言实相上,也承许唯识的观点,但承许的是假相唯识的观点。

如果不是这样,(而认为外境是真实的心,)那么,一百个人看同一个瓶子时,共同所见的那个瓶子将成为所有人的意识,结果一切众生的意识成了一体。若如是承认,则一个众生成佛一切众生皆应成佛,若一众生堕入恶趣全部众生都应堕入恶趣了。倘若如此,则在此世间上,除你或我之外,不应有任何众生,因一切显现除自心外无有之故。或者,除释迦牟尼佛外不应有其余的一切,因为佛陀所彻见的一切外境皆是其心识之故。若这样承认,实际上不是吧,我们明明存在的嘛!

如果不是这样承认,而是承认名言现相中,外境是自己的心则有上述过失。

执此种观点者在当今时代极多,这只能说明他们对大乘的法义颇为迷惑而已,(可以说,此类人与愚昧的大象无有差别。)如云:“莲网遮巨身,佩有花耳饰,面饰金闪闪,大象唯高已。”
大象表面装饰得特别庄严,实际上还是很愚笨的。不管藏汉,持唯识宗的大象的人还是非常多。

若问:显现是什么呢?按照无垢假相唯识所承认的较为应理,

假相唯识不承认外境是自己的心,如毛发,真相唯识承认外境是自己的心,探讨显现,按照假相唯识的观点非常合理。

所谓的唯识宗的万法唯心,或非心非境的观点,都是从名言实相的角度言。

此宗论典中说:如是各自之显现乃各自之心,然现境非心也。

每个众生各自看到的显现是各自的心,外境不是我的心。众生各自的显现是各自的心,但山的外境不是心。他自己所见的显现是自己的心的习气的显现,现境:山的现相不是自己的心。

此宗论典中说,各自众生看到的显现是各自的心识上的习气的显现,现境不是自己的心。这里区分了显现和现境。也区分了名言实相和现相。承许实相上,显现是心。梦中人醒来,了知梦中的能取所取是自己梦心的幻化;现相上,承认梦心所现的梦中的大象骏马对梦中人而言,是心外的存在。

如《瑜伽师地论》云:“诸显现为心,现境非如是,无始具习气,迷乱如毛发。”

我看见山的显现是自己的心,山不是心。这样迷乱的现境就像无始迷乱的习气显现的毛发,也不是自己的心,也不是外境,是不存在的,假相唯识宗是这样承认外境的。 

此颂的后两句阐述了现境的本质,按假相唯识的观点,现境无基而现,完全像空中毛发一般,根本不存在。这里阐述的是现境的实相。

前面的观点未辨别显现与现境。也就是说,依靠现境之山,心中产生是山的概念,

看见神山,依靠神山,心里:“哦,这是阿拉神山,有这样一种山的概念。

按照无垢光尊者的观点,有人问,“一切可以包括在自现一体中,唯识宗怎么会承认外境的清净和不清净的依他起呢?”问的人没有辩别显现和现境。

此二者的关系:显现是依靠现境而产生。众生依靠现境看到的显现是各自心的习气的显现。

似乎是他法的执山之心也是依靠眼根而产生的。

执着山的心是依靠山而产生的,但山不是心,执着山的心是我们的心。

执着山的心(显现)是依靠山(现境)而产生的,但山(现境)不是心,显现是心。

即自心执著自己所到处之外境分为自现,当前往别处时现境虽然不跟随。

到了炉霍,执着自己所到之处的外境,叫自现(显现),从色达到马尔康,色达不会跟随你。 

但依靠执著从前眼根识现量所见外境习气之心和无而明现的意境总义却可以清晰现于意根前。

我的眼根以前看过色达的外境,根识面前的概念和意识前的总相,已经清晰地现在你的面前。你先到色达,色达属于外境,依靠这个现境,有色达的概念,当时是现量所见的,这种概念很清晰的在我脑海中,始终存在。

所以,意识所量之显现、执著之心、他众之显现、执彼显现之心虽然都是心,但缘任何法而生起的意境安立为现境,五根门前的一切对境是以无始之习气无而显现的,如毛发般纷纷漂落。

色达是我意识所量的一种显现,和执着之心,别人看见色达的显现和执着色达的心。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凡是在心里显现的和执着的心全部是自己的心。真正观察,外境的显现和根门前的这些全部是自己的习气而成,像毛发,实际不存在。但对任何法产生的意境安立为总相,可能是总相,我没有看藏文,不管是根门前的显现还是意识前显现,实际上如同毛发一样,不存在的。但暂时显现应该是自己的心,不管是他人还是自己的显现应该是自己的心,但究竟讲不应该承认,像毛发飘落一样,外面的整个万事万物实际上是心的假象和假立而已。不应该承认的。   

这里的对任何法产生的意境上师解释为安立为总相,非现境。按照《中观庄严论释》的观点,假相唯识宗的观点高于真相唯识,是界于真相唯识和中观之间,更接近于中观的观点。所以,按真相唯识,我们可以承认显现是心,但按假相唯识,显现非心非境,均为心的假相和假立,如毛发。

若对方说:倘若如此,则应成了两者,因现境与显现成立异体之故。

现境不能跟随它,显现可以跟随,可以执着,现境与显现不是异体了吗?
驳斥:那么,你们自己也已成为两者,因为承认外面存在一个显现之心、内在又有一个执著之心故。

你们承认外面的显现为自己的心,内在有一个执着的心,你们也有此矛盾。

若对方又说:因为这二者在心上是一体,所以,尽管说是两者,但实属一类。

显现和执着它的心是有两者,但实际上属于一体。

驳斥:同样,这里也是以迷乱习气为缘,而使现境与执著彼之心二者无而显现,于名言迷乱习气之相中是一体,实际上这二者皆不存在,因此成立无二之自性。

我们也没有过失,暂时有现境和显现之分,实际上在迷乱的名言中都是一体的,我们也没有过失,在众生的迷乱显现中,全部是毛发一样的迷乱显现,毛发和执着毛发的心,除了心以外,是没有的。萨迦班智达在《量理宝藏论》说,“毛发显现就是自己的心。”毛发就是自己的心。

对方对自宗发了现境和显现成立异体的太过,全知无垢光尊者说:我们没有此二者异体的过失,因为是暂时分为现境和显现,现境非心,是从现相来说,现境与显现均以名言迷乱的习气为缘而产生,除了心以外,是没有的,则从实相言。如同梦中人醒来,发现他梦中所见除了梦心,一无所有。

按照全知无垢光尊者的观点:现境仅从外境言,显现包括了能取和所取分,所取分也是心识的本体。

按照唯识宗的观点,外境不是心,外境的显现是自己的心。
  末学的观点仅供参考。

————————————————————————————————————————————————

{引用: 在今天讨论中观庄严论释的时候,我们对于思考题:如何正确认识显现是心,现境非心之理?有了不同的理解,请辅导员法师开示。

有些道友认为
1、显现和现境是两回事,其中显现是从主观认知的角度而言,现境是从客观存在的角度而言。
2、显现是心是从名言实相而言,显现是阿赖耶识的造作故而是心,现境非心是从名言现相而言,现境是客观存在的外境,不是心。
3、唯实宗在名言现相的时候必须承认外境的显现是客观存在的,}

根据上帖:以上的观点都对,从不同侧面表述。

根据《量理宝藏论讲记》:“有些论师,如班钦阿琼认为,所取境只有经部的观点中才有,唯识宗的观点中根本不会有,因为所取境是有自相的外境,经部以下的观点才承认外境是有自相的,唯识宗承认万法都是自己的心,不会有外境的自相。而给《量理宝藏论》作过注释的大德洛沃堪布却认为,唯识宗也有所取境。为什么呢?

在暂时抉择显现的情况下,唯识宗也承认自相的外境是存在的。我们以前学习过堪布菩提萨埵所著的《中观庄严论》,此论名言中主要以瑜伽派(唯识宗)的观点来进行解释;它的五种特点当中,讲到了名言实相万法唯心,名言现相承认外面的真实对境是唯一的自相。”

{引用:1、显现与现境是一回事,都是能取所取中的所取性,不能因为角度不同而将其性质改变,所以这个观点“显现是心,现境非心”已经在词句和意义上自相矛盾。既然所取性的显现是心,那么也应该承认所取性的现境是心,要么由于承认现境非心,那么显现也不应该是心,因为无论是主观的角度还是客观的角度,所抉择的法都是所取性的法,不可能因为角度是主观就把显现安立为能取性的法,角度是客观就把所取性的现境安立为所取性的法。}

从上帖上师仁波切的讲解,可以看出,这二者非一回事,现境是指外面的自相的对境,显现是依靠现境所产生的,所取、能取都是识的本体,只不过所取是从对境行相的角度而言的,而能取是从有境识的角度而言的。

显现是心,如果对现境做观察,现相非心,实相也是心。

上师仁波切解释全知无垢光尊者的观点时说:“暂时有现境和显现之分,实际上在迷乱的名言中都是一体的,我们也没有过失,在众生的迷乱显现中,全部是毛发一样的迷乱显现,毛发和执着毛发的心,除了心以外,是没有的。萨迦班智达在《量理宝藏论》说,‘毛发显现就是自己的心。’毛发就是自己的心。”

{引用: 2、在抉择名言的时候,唯实宗无论观待名言现相还是观待名言实相,承认的应该是所取性的外境是心的显现,这样就不会有任何过失,而承认显现是心就有吃饭也把心吃掉的过失,承认现境非心就会有除了心的显现外还有其他心外之法如实显现,而这和唯实宗认为遍计法是空性观点相违。}

现相上非是。如上帖所引:“名言现相承认外面的真实对境是唯一的自相。”如果现相上外境是心,则有吃饭等于把心吃掉的过失。

现境非心也仅从名言现相言,实相亦心,并无心外的存在。否则已超越了“唯识”的立宗。

 

(编者注:唯实宗分为随教唯识和随理唯识,其中随教唯识和中观应成派究竟密义一致,不承认依他起心识的实有,而随理唯识认为依他起心识实有,属于胜义谛,随理唯识分为真相唯识和假相唯识,其区别在于承认名言实相的时候,真相唯识认为万法就是心,假相唯识认为万法不是心也不是现境,但也不是心外的一种存在,虽然后者观点更接近中观宗但是在安立名言谛的时候并不方便,实际上是成立了一个第三品物体,无法以现量比量清晰把握,故而众多成就者和传承持明上师们多以真相唯识万法唯心的观点来安立名言世俗谛,此处文中并没有分开真相假相来讨论,而是以随理唯识的观点作为一种整体来讨论,他们都认为依他起的心识是一切轮涅的现基,正如梦心是一切梦中能取所取的基础一样,不会空,以这样的方式建立名言谛实际上非常合理,简明易懂,但如果在胜义谛依然如此承许则中观以上宗派以共同五大因即可予以遮破,实际上中观历代祖师也承许在名言谛可以按照唯识观点建立。

如圣者龙树菩萨,《六十正理论》云:“佛说大种等,正属识中摄,了知彼当离,岂非邪分别?”其中前两句讲述了世尊所说的四大种及大种所造,除识以外无有其余外境,这些现相均是心识本身而安立的,为此可摄于识中。月称菩萨也亲言:“有情世间器世间,种种差别由心立,经说众生由业生,心已断者业非有。”

但是中观建立名言谛或世俗谛并不仅仅只有这一种承许方法,除此以外还有随顺经部的观点,随顺世间共同承许,更重要的是有一种以缘起生来安立世俗谛的方法。

在用金刚屑因破了四生之后,中观在名言谛的时候假立了一个缘起生来帮助初学者过渡,以此缘起生可以很容易了解显空双运之义,如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以此缘起生,中观宗也完全可以在世俗谛中安立蕴界处,基道果,以及各种闻思修的方便。但是在辩论中因为中观应成派抉择的是真实胜义,究竟实相,故而不做一丝一毫的承认,安立只是随对方的观点而假立并且在这样的假立平台上将对方观点遮破,而中观自续派则主要侧重抉择相似胜义谛,故而分开二谛,安立了胜义谛的单空,这也是一种无上的慈悲方便。总之只有将二谛无二双融,不做偏堕,且认清唯识中观无有丝毫相违才能算真正的大乘修行人。

小乘有部-小乘经部-真相唯识-假相唯识-中观自续派-中观应成派/随教唯识-密法是以越来越趋近实相而次第安立的。分别可以对应:名言现相-名言实相-相似胜义-真实胜义,其中名言二相包括了观现世量和净见量,胜义谛包括了圣者入根本慧定后各别自证智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