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汉地女居士五明佛学院求法经历  

2009-09-18 16:15:17|  分类: 求法修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http://blog.163.com/yiyai@126/blog/static/82230646200812000037/

 

此位道友我本人非常佩服,也非常信服。

 

05.05.23

今天终于成行,一路的艰辛自然不用多说,在距都江堰十公里时,车子开始出状况,半小时掉链四次后,后车架上的螺丝也掉了,车越来越慢,无奈中,我只能下来推着车子走,农忙时节,仅见的一两修车铺也是空的。走了半小时后,幸得遇上一位热心的老太太和她的邻居梵大爷替我寻得一枚旧螺丝装上,好歹也是能用了,休息片刻后,再次出发,然天有不测风云,第五次掉链,无奈仍需前进,装好链,继续出发,然第六次掉链,这次是彻底的罢工了,内牙盘内翻卡住外一层的齿轮上,我呆立在那里瞅着那辆车整个人都蒙了,除了丢弃它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05.05.24

清晨从都江堰出发,中午时分到达汶川,立时转车往理县,三四个小时的颠程终到到了这里,到了之后才知道当日已没有到达马尔康的班车,左思右想只能一人背着大包,站在马路上拦车,希望能搭上顺风车,过去了二十多辆车,无一肯停下的,一个人闷闷的站在烈日下,嘴里喃喃的念着绿度母心咒“嗡达里,嘟达里,都里,嗦哈......”念经文两遍后,先前开过去的一辆小车倒退了回来。

 

坐车的日子是愝意的,午后三四时,透过车窗看见五色彩云,五色云彩中裂出一道口,太阳从中而出,光芒炫目,极是美丽,然停驻时间极短,瞬间的美丽。

 

05.05.25

早晨赶车往五明,路状极为糟糕,震得厉害,受过伤的腿开始疼痛,无奈之中,我只得盘腿窝在座位上,以期能保护一下受伤的腿。不知是否因为海拨的不断上升而导致所产生的幻觉,时时时总会见到红色的花儿,黄色的花儿,七色彩虹,喇嘛之类。

 

到达五明的高原反应是极其强烈的,手掌心手指头,全部变成黑色,脸色在觉姆们看来,也是极灰的。到达这里,便居住在五明佛学院唯一的一家旅社,这个旅馆三层,一楼三元,二楼七元,三楼十元,很有些阶级等制的味道。安顿下来我便开始到处转,以期望能够打听到有关短期修行的有关事宜,询问了很多的僧侣,不是不懂汉语,便是回我不明白。打听之下才知道,今年的金刚萨垛法会已经结束了,这恰恰是迟了一天,这或许也是天意吧。无奈之下,我也开始转坛城,以消业障。海拨过4500的五明,我仍是不能适应的,刚转了两圈,头便痛了起来,眼前不断闪现菱花形的光芒,我知道这是高原反应,只得寻个地儿坐了下来,到这时我才发觉我的手掌已经完全的黑了,休息片刻后,我便准备回去休息一下,这时我看见一位长相极东方的女子在磕长头,身边放着旅行用的大背包,我很是开心的过去攀谈,“你是从哪里来的啊?”女子在楞了许久之后,才从嘴里冒出两个字:“日本”,当时的我就傻眼了,反问道:“日本?”那姑娘点了点头,我表现的极为急促慌张的说了一句“sorry”就跑了,我想我还是不能忘记日本人曾经的恶行吧。

 

回到旅馆门口,便有几个小孩操着汉语跟我说话,一番交谈之后,我才了解,原来他是跟随父母来转坛城的。说话间,他们的母亲出来了,咬着根蔗*,说了几句后我才明白,他们是从兰州来的,转坛城磕长头,以修得直登极乐。这时旅馆门口已经聚了好些人,一位大姐告诉我说,她是去年十月来转坛城的,现在已经转了有一万二千多圈了,上面的已经转完了,现在再磕满一万个头,她就圆满了,她是带着她的女儿一齐来的,现在女儿下去挑水了,不过几分钟,我便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挑了两桶水上来了,汗不出气不喘的。大姐拉着我回她的房间坐坐,也就是通过她,我认识了这里的汉觉姆,觉姆是北京人,已经有了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她的丈夫立誓到此出家,她尾随跟来相劝,结果她也被渡化出家,出家之前,她在这里做了半年的居士,出家亦不过半年。据她所说,汉觉姆在此修行是有津贴的,一月八十多元,修行深些的120左右。她告诉我,这里修行最好的索达吉生病,在成都住院,可能得几天才能回来,耐心地等待。

 

其实说来,我对这里说不上喜爱还是别的什么感觉,只是感觉这里的生活或许是适合我的,清清静静静。晚上是没有睡着的,不时的醒,总会觉得头痛,口干,不时起来喝水,我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很空。清晨六点钟,实在是撑不住了,掀开窗帘,天边已经亮了起来,云彩是非常美丽的,天很蓝,很纯粹的蓝。起床后想想今天没有水用,便准备下去背些水上来,想来水袋是带着的,水袋装在背包中,便一步步走到旅馆旁的小餐馆里,没有人,我知道也没有吃的了,饿着肚子往山下走,山顶距水源大约有五六百米的样子,下坡路是很好走的,洗了把脸之后,这时感觉才舒畅了一些,把水袋装满水,放进背包,就这所作的努力已是我平日的十倍力量,累。此时在一旁洗衣的觉姆走了过来道:“你拿这个装水?”“是啊。”这时洗衣的一觉姆便笑了:“呵,还以为你是个男孩子呢,长得虎头虎脑的。”我摸着自己过短的头发一个劲的傻笑。

 

背上水回去的路很是累人,走一步歇三步的走着,空空如也的肚子也在抗义,没有办法,只能行为表现前,好容易才回到了山顶,我气喘呈呈的坐在餐馆门前的板凳上休息,并打听是否有吃的了,老板告诉我,要到八点钟才会有。老板是个觉姆,她问我,是不是想出家,我也只毠道,家里不让,没办法,忽然她便说道,有房子可以租给我,在下面的马路边上,两间屋,40元一个月,灶具她也可以租给我,这对于我这个口袋中没有多少银的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商量之下,便决定中午云看房子,如果合适,我便准备在这里住下来,生活也许会很辛苦,但很清静,这段时间应该可以让我冷静的想清楚。

 

转坛城很多人,人多这也无怪的,竟然还会有小狗,那条狗绕着坛城一遍又一遍的转着,它比我这个佛教徒是要勤快很多的。我一边转,一边想着,这样的十万圈坛经转下来,是否会能真如他们所挚信不疑的一样,不必修行而入西方极乐世界?!我看着这一切,这十万圈更多的是他们的发心,诚心吧。

 

05.05.27

这儿的日子很艰苦,我每日的饮食也只是早晨的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另外再拿上两个馒头,作为一天的粮食,通常情况下,我是饿着肚子转坛城的,晚上睡觉时,也会很饿,也只能使劲的喝几口水,就是水,也不可能多用的,这饮用的水,也是我很辛苦从山下背回来的,周而复始的日子,生活上的预期这也没有什么的,而身体上的日益,才让我害怕,昨几天我开始发现内衣上开始有血迹,但身体上无任何伤口,这总让我想起在大理的时候的情况,因为海拨而导致的白血球减少,原以为这样的情况缓一下适应也就好了,可现在又开始大量的流鼻血,这对我是个警告。血流停不下来,我的心也越发的紧张起来。我害怕身体会越来越差,腿上的伤口也越发的疼痛起来,腿上的那块钢板的重量也越来越沉,以致现在走路是一拐一拐的,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一圈一圈的转着坛城,以修功德,消业障。身体上的虚弱让我只能转两三圈便得停下来休息好一阵子,我也总是利用这休息的时候来记下一些现时的感想。

 

我看着那位从辽宁赶过来参加法会的老太太一直不停的转着坛城,是极为佩服的,这里有很多来自汉地的居士,他们来此转坛经,已经有1100圈,而我细数来,也只有二三十圈吧。途中又遇到了来自北京的居士,他告诉我,他明天才会去年龙寺,问我是否一起?我也只是回道,不急,不急。与他交谈着缓缓的转着也不是太辛苦。昨日我们在此认识了一位居士,胖胖的,今日他来此送他一些水晶来做供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胖居士仍是不曾来,他不停的抱怨着,数落胖居士的不守约定。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他越发的着急起来,便决定,把水晶给居士的上师,喇嘛阿呗,我俩站在坛城边边上等待着,喇嘛阿呗是位极为慈祥的老人,见我的高原反应极为强烈,便给我加持,还赠送我一枚舍利子,不停的跟我说,来此修行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来找他,他可以帮助我。我是深为感激的,加持过后,我的头皮一直都处于一种发麻的状况,居士我说,这是喇嘛加持的力量如此。闲聊中,满族喇嘛乌金顿珠拥抱着喇嘛阿呗笑道:“我们是极好的朋友。”逗得一群人笑了起来,顿珠师傅告诉我俄波活佛已经回来了,他对催除异灵是极厉害的,之后便可以带我去拜见,我是极感谢的,双手合十的来示谢。胖居士气喘着慢跑上来,不断的告饶自己来晚了是因为去听讲课了。五明平日里,凌晨四点有一次的讲课,是大法师索达吉主讲的,汉语,可现在他生病了,就换了一位法师讲解中阴,周五的上午九点半也有一个小时的讲经,这是在下面的经堂里,因为路比较远,很多居士都会用收音机在上面接听着。平日里上下午,也有讲经课,但这是针对藏觉姆的,我是听不懂,所以也从来不去。我平日里的功课也只是不停的转坛城,转转经筒,念经念咒而已。

 

下午仍是想去寻找可以居住的房屋,无奈跑到山下,空屋的那位觉姆仍是没有回来,空跑一趟。一个人慢慢的走上来,在坛城的门口又瞅见胖居士,他站在高处,冲我问,出去做什么了,回实告明,他问我是不是想在这里修行,这自然是了。刚说了几句,乌金顿珠喇嘛也出现了,他告诉我说,能超法师(音对吧,可能字是不对的)今天来了,在下面举行法事,我可以去的,买一根哈达,再一把剪刀,可以请她替我剪发,以示出家的意思。我立时有些兴奋了,乌金顿珠便说可以让胖居士领着我去,这时胖居士的上师喇嘛阿呗便自告奋通的说,他可以带着我去,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了。我飞跑过去到商店中买了一根最好的哈达,可惜是没有剪刀的,我只能想到下面的商店再买的,顿珠师傅又道:“汉居士是不用剪发的,但需要观察四个月,四个月之后就可以直接出家了。”

 

喇嘛阿呗领着我一路往经堂过去,在他的指点下,我也学着用十块钱叠起来夹在哈达中,捧在手中,在我进去之前,喇嘛阿呗一再的告诉我,让我跟着前面的师傅进去,他会在外面等我,我诺诺的应着。尾随着队伍穿过一个过廊,法师(觉姆)便坐在一间屋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状似帽子的物体,每个人过去,把哈达奉上,由旁边的小觉姆帮着取过,法师便用那帽子似的东东在人头上放一下,我们可以取出一些物体请法师加持,我也取出我的念珠请法师加持了,这也是我的福报吧。从殿堂中退出来,喇嘛阿呗仍在外面等待着我,阿呗不停的跟我说,如果在这里修行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来找他,并指给我他的住处,他在男众区居住。按照五明的规矩,女居士是不可以进男众区的,我也只是笑着应着。往回的路上,遇到一位来自年龙寺的喇嘛,他来自湖南,来五明看病,他带领着我进入经堂,我们俩盘腿对面坐着交谈,谈及他的经历,与我却是很相似的,我也很坦诚的谈及我此行的目的,谈及多年来行走各地,仍是不曾寻得合适的上师,他执意要让我去拜见年龙上师仁波切,谈及他之年来的修行,最为佩服的也就是这位仁波切上师,据说他是莲华生的化身,年龙不似五明主修文思,而以文思的最终还是需要实修的,但仍需要各自的因缘来定的,他告诉我说,我应该去拜见一些大成就者以求示自身的因缘,才不会走太多的弯路。在此之前,我是想去年龙寺参拜的,也是缘于年龙上师,于他的结识,我才知道,明白年龙上师会来色达呆一天,于人大常委的铎珠家修行,我便心动起来,觉得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立时决定,今日下到色达,以便明日去拜见年龙上师,这也应该会有所收获的。

 

05.05.28

一大早我便爬了起来,我住在色达的武装部招待所,因为冬天过冷,水管被冻裂了,所以现在这里也是没有水的,取了一张湿纸巾擦了擦脸,用昨日余下的一些白开水刷了刷牙,我便跑到下面给铎珠打电话,问及上师的情况,这才明白上师是从马尔康出发,今天晚上七八点才会到达,我只能明日去拜见。无所事事的只能一个人在色达的马路上到处转来转去,这里贩卖虫草的人异常的多,大街上每一拨人几乎全是这些的,他们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在我身上打量来打量去,似乎这样可以看出我口袋中有多少银,是否会想要收购他们的东东。

 

因为没有水,在五明余下的脏衣服,我只能抱到远远的井边去洗涤,在这个海拨4000的地方,洗衣服实在是一件苦差事,受过伤的胳膊不能用力,我也只能勉强的提上半桶的水,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聚着一盆盆的水来清洗它。这样的苦日子对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里的日子,清清静静,我的心也清静了些,昨日与岱溪打电话,我是极其心灰的,一再的问他是否有话要与我说,他的回答是让人心冷的。或许放下这段感情,我才能一心无二用的修行,这样的结果对彼此或许都好,只是很挂念他,挂念他的身体,我想我还是需要时间吧。

 

午后的太阳很明媚,对我的衣服也是非常好的。回去的路上,遇到在五明认识的北京居士和乌金顿珠喇嘛,他们也来到了色达,相谈之后便决定明日一起去拜见上师,再一起前往年龙寺参加6.23日的法会。

  评论这张
 
阅读(2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