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格萨尔王的化身--住世三百余年的尼嚷成就者  

2009-09-19 10:12:53|  分类: 求法修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http://blog.163.com/yiyai@126/blog/static/82230646200812811241617/

对这位道友我一直非常佩服,信服。

许久以前就听说在青海那边有这样的一位大成就者,但一直无人引见,不得为行,今日甚是圆满,得以前往朝见,路途一切见闻甚喜,记之。

因由种种因缘,格萨尔王时代的一空行母嘱咐,在年龙寺的格萨尔王舞仍有两天方才结束时,我与大师兄贤慧师,二师兄道宏师,便偷偷的包了一辆车前往尼嚷大成就者的居所。从年龙寺庙出发,穿越原始森林,从四川赶到青海,路状极其糟糕,我坐在副驾驶位,车子在坑与坑之间跳越,我也在车内直撞顶蓬。中途路过西穷寺院,风闻很久那里的美景,现在尚不是成熟时间,所以不是很好,仍是绿郁葱葱,青山绿水围绕,西穷有位财滋活佛修为极为好的,已然圆寂,不得有机会亲面一见,却得以从其子诺日瓦手中得到甘露加持品若干,据说,财滋活佛圆寂时为十二月份,大雪缤纷,四面深积雪,唯有其打坐的方圆周边,鲜花盛开,这也是修为精深的一种显现。

未曾到得西穷时,便开始下雪,一路上,我们师兄弟三人,一直念经,雪慢慢的缓了,路过一处,我曾经得到过这处的甘露,但亲至此,还是第一次,此为久远前,一位大成就者为了解除众世的病障,以自己的手杖向地一指,而自然形成的一处药泉,一坑自然而涌,不涸不过,坑底自然而有的红色物质,不知为何,但自然而就有一股药香。药泉之下他人供养的尼玛石堆上,堆着一堆的石头,师兄一眼便瞅出来,其中最大的一枚其内的伏藏品已然成熟,只是这石不能取走,我用手摸了摸,也为加持了一下,甚妙。

西穷寺有一位年过百龄的成就者,出发前,师兄们便一直叮嘱我,到了西穷便一定要去拜见的。我与司机磨了许久嘴皮子,方得他的同意前往寺院拜见活佛,路窄车难行,只得下车走路,雪后的泥路极其泥泞,一路一滑的爬到山顶上,好容易方寻得一位会汉语的僧人,一问方知,活佛不在寺院,失望而返。

一路风景自然是美的,略过不提。下午方到目的地,午饭后,雪便越下越大了,路行难走,只得在此停留了一晚。然却有意外收获,寻得一伏藏金刚镢,店主不识其主,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卖于我,呵,一交钱,便怕店主反悔,二人,拿住宝贝,便跑,现在想来,也是极其乐的。

第二次,早饭时,便遇到了两位藏人,一通的攀谈,赖以护法加持,也是以这几句话的因缘,由他们而得以找到一辆便宜的车,前往尼嚷成就者的居所。前几十公里的路也还是顺的。后九公路,坑坑洞洞,车在路上跳,人在车上跳。半路上,遇着一男一女搭车,原以为是搬迁前往牧场的藏人,后才知,也是前往尼嚷成就者家的同路人。路积雪甚深,十余公分的雪,在阳光下辉发着它银白色的光芒,眼很痛。

车到不能再行走的时候,我们便得下车,一路步行往前,天上飘开了雪,很大。近二十公分厚的积雪,让人辨不清路,深雪下所掩藏的牛粪,沼泽地,水坑,不时的会踏到,陪我山山水水的登山鞋没有多久便全部湿透了。或许是因为受过伤,在这样的彻寒下,爆发出来,不时的摔跤,身上背着的给成就者的供养品也全被雪给淋湿了。站在半山腰远远的望到雪地之只有一间小小的石头房子,那是牧羊人的寄居,旁边还有一顶黑破大帐篷,这便是成就者所居住的帐篷.

 

还未曾近得前来,一群大大小小的狗便冲了上来,事前,大师兄已经叮嘱过了,你只要不攻击它们,狗狗们是极其可亲的,见状,藏人与师兄拿出早准备好的饼干,一一喂给狗狗们,欢跃的跳着,不时的用尾巴扫扫行人的腿,表示亲昵,一两只跑到前面探路,走上一段后,便回过头来,不停的示意,看我们安然的走过沼泽地了,才再往前面走去,一路一路的领我们前往.我还是一路紧紧的跟着那位女藏人后面,唯恐被狗给咬了,现在回忆起来,真是极其可爱的狗儿啊.

 

寒碜的简单院墙是用了几根小枝条围了起来,只是为了不让牦牛进来罢了,实际的防护作用是不大的.刚入院落,便闻的很浓重的牦牛身上特殊的气味,往旁一看,院落旁边搭了一个小破棚子,挡住雪,里面站立着三两头黑毛牦牛,睁着大大的无辜眼睛看着你.

 

尼嚷成就者是极其贫寒的,踏入黑帐篷中,满眼望去,除了一个泥巴铸成的一个缺口破旧不堪的炉子之外,也只有一床黑呼呼的被子了。尼嚷成就者穿着一件尽是污泥的藏袍,在那里寒冷的雪地里并不系上,便这样敞着怀,沾满了泥巴的赤脚,便那样伸着,靠近着土炉,炉里也只有两三块牛粪泛着暗红色的火星。我们一进门,大师兄便领头跪了下来,我赶紧的也接着跪了下来,接着师兄的后面,手托着哈达,供养物,膝盖行走到成就者的前面,我偷偷的瞄着观察成就者,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用任何言词来描叙,只能说,大自在,身心自在而显现出来的.成就者一一与我们摸顶加持,收过我们的哈达,随意的放在身边,便用藏文问道:你们来此有何事?同行的藏人,便跪行到最前面,讲叙了他们前来的事情,因由身体不是很好,请成就者为他们加持减除病障.成就者一一允诺,并为他与那位女性藏人加持摸顶,等他们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之后,成就者眼神移了过来,亲切的看着我们,贤慧师兄,便跪到最前面,请那位藏人替我翻译.我于去年曾经来过这里,请成就者与我传法,可活佛说不收弟子,只于我开示了一段消除病障的法,今年我还是想请成就者开恩于我们传法.成就者听完藏人的翻译后,沉呤了一会儿,道:我是不收弟子的,我一个老头子,传什么哦,如果要加持,还是可以的.

 

大师兄的事毕后,道宏师兄便问道,自己密咒师的授记的一些问题,成就者一一作了回答.此处不提,这也是师兄的秘密.

 

轮到了我,我心中实实的是激动,一步一步的跪行上前,低头在成就者的脚边,情不自禁的用双手抵触成就者的双足,污泥般般的成就者的双足,头顶礼,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成就者,用手摸索着我的头部,一边与师兄们说,我前几日便知道你们要来,路上有不少违缘,我一再的与你们念经加持,这才使你们能够来到这里.(写到这里,眼泪不禁再次流了下来.)成就者亲切的问我,你有什么问题吗?其实我是想请成就者开示传法,只是成就者之前就说过,我没有敢再开这个口,眼泪流着,一时间便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侧过了头,看了看道宏师,师兄不停的与我作意,我便明白师兄是什么意思了,师兄来之前曾经叮嘱了又叮嘱的话.取出一包用黄绸子包着的物件,道:"请活佛看看这是些什么?"(其实这是师兄千辛万苦所寻来的伏藏母石),成就者一一拿了起来,对着微弱的炉光细细的看了起来,许久,才把这几块母石放入黄布中,说:"这都还好."后来又想了想,取出其中一块形状似山字形的,道:"这个是最好的,里面东西好好的一个有."成就者取出一根哈达包裹好母石,并一再的加持了又加持,方才递还给我.侧过头来,看到师兄与我眼神作意,只好再道:"活佛能否恩赐一枚伏藏宝物?!"心里其实是不安的,总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份,可师兄说,不怕的,成就者为了缘起,不会拒绝的.尼嚷成就者沉吟了一会儿,道:"我只是一个雪地里的老头子,什么都没有啊."这时,从帐篷外面进来一群小孩子,领头的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身边跟着三两个四五岁的男孩女孩,不无例外的,黑乎乎的脸颊上高红原的一块.衣服也是污迹斑斑的,成就者指着最大的那个男孩子跟我们说道:这是我的儿子,以后他的成就会超越我.趁此时,我便悄悄的退了下来,取出包里准备好的吃食,笑笑的递给离我最近的小女孩,小女孩害羞似的往男孩哥哥身后躲了躲,小舌头不停的舔着干裂的嘴唇,最大的那男孩伸手接了过来,拉开包装,一一分给弟弟妹妹,自己只拿了最少的一块,放进口中,细细的含着.小孩子们得到吃食,便开心的一欢而散,跑到外面玩闹去了.

 

 

 

这时我便听到大师兄说道,我们来还有一事,色达县城的空行母让我们转达一句话,她曾经是格萨尔王时期**王臣的女儿,她让我们转达,说,她非常相信您,希望您能给她加持一个金刚结,让我们带回去给她,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这样波的路实在过来不了.成就者听完了之后,便问道,你们带绳子来了吗?这个我们是有事先准备好的,一小把的绳子,成就者慢慢的打好金刚结,加持,最后道,这个金刚结,是我自己的一个**法门,只能自己佩带,不可赠与他人,不可置于车上,等等,隐密,省去这一段.因为我怕自己太马虎,会做错事,所以只敢取了一枚,系在我自己佩带的吉祥绳上.藏人与道宏师兄也只取了一枚,大师兄喜形于色,小心翼翼的收入了怀中.随后成就者又与大师兄治了一下多年恶疾.

 

我在后面偷偷的拉了拉道宏师的衣角,问道,你不是想在这里修上几天的法吗,还呆不?!似有神通一般,成就者这时说出话来:好了,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这里天气不好,地方又小,你们该回了,否则雪大了,又回不去了.这样,师兄便不再好开口说这事,其实我来的时候,已经带上了我自己的帐篷,便是准备在这里呆上两天,请教一些问题的,只是便得作罢.道宏师兄,又耳语道,你看到那个放在炉边的成就者喝茶的那个碗了没,你去求来.我偷偷的说,我不敢.师兄鼓励道,去吧,没事的,你就拿你自己的那个水杯跟人家换啊.没办法,在他的一再催促下,我只好又与成就者提出了这个,我觉得很无理的要求,成就者无奈的说道:"这个是不行的,我这个碗是从来不给人的,给你加持一下吧."这样,便用这个宝碗给我水杯加持了一下.成就者此时又突然指着他的大儿子道:你们记着啊,他以后的成就一定会比我还要高.

 

于此时,也是该走的时候.大家一再的给成就者行礼,慢慢的倒退了出来.

 

走出了帐篷,这才发觉,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一脚踏下去,深陷到了小腿肚子.雪地中,帐篷旁跪着四五个藏族人,身边全是雪,一动不动.看到我们出来,这才抖了抖身上落的雪,两手高举着哈达,弯着腰赶紧进了帐篷.

 

回去的路上,狗狗们仍是欢送着我们,直翻越那座雪山仍不肯回去,我们一再的催赶它们,可过不了多久,就又见着它们小跑着过来,深怕我们还会再赶他们走,,只是远远的看着,跟着我们走.直到翻过了雪山,看到一直在等待我们的车子,狗狗们才慢慢的离散去.

 

于雪山顶休息时,远远的我听到传来一阵藏乐,我以为我幻听了,一再的留神听了听,是有的,便问贤慧师兄,他也说,是音乐,藏乐.可这无水无电的地方,哪来这仙乐一般的音呢.临过山头,我再次回了回头,那深藏雪山后的黑帐篷啊,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见尼嚷成就者.于07年6月,住世三百余年的格萨尔王化身尼嚷成就者圆寂.虹身而去,不曾给世人留下一丁以供养之法物.

我们从那里离开后,回往县城途中,在一个小镇上放下那两位藏人休息时,于黄教著名的寺庙旁边,找到两枚重若七八斤重的诺日瓦,师兄观察后,说内不曾成熟,待得日后再来时取出便好.只是这日后,于今天也已经两年了,感慨万千.

 

一路奔波,回到色达县城,巧遇久违的求涅多杰上师,送行上师的那天清晨,于色达县城的金马广场上,一脚踏中一枚石子,心中一动,同时,师兄大叫,拾起来.回到旅馆后,清洗干静,石表面显一吉祥宝瓶迹,宝瓶缓缓流出甘露.下午到空行母处,转交了成就者所结的吉祥金刚结,并与空行母看这枚吉祥宝瓶石,空行母入定观察说,这是宝瓶出祥云,也是空行母的衣服,这是一个端相.

 

日后,这枚宝瓶祥云,赠于年龙寺的常导师.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