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普巴扎西仁波切以前求法修学的一些经历  

2009-09-19 09:53:37|  分类: 求法修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http://www.krmzz.org/v5/ShowPost.asp?ThreadID=38

上师口述修行经历

 

  07年春节在北京,上师给弟子口述了自己过去修行的一些经历:

 

  上师首先讲到他以前修行的时候阿秋喇嘛对他的考验。喇嘛经常“冤枉”上师,或者无中生有地找机会训斥上师:上师说有些事情是他人所做,喇嘛也明明知道这些事跟上师不相干,但喇嘛却把上师找来呵斥一顿。还有喇嘛自己吩咐上师应该如何做某事,上师肯定会按照喇嘛吩咐的照做,但喇嘛到时就会“赖帐”,说他并没有这么说,然后又是一顿训斥。上师当时举了“带饮料”“法会去人家里”等一些事例,并说那时一点也不会对喇嘛起不恭敬的念头。

 

 说到对喇嘛的信心,上师说那时他在亚青寺得到阿秋喇嘛的一张照片,上师形容他珍惜到就是拿全世界的珍宝来跟他换都不愿意的地步,并以当时自己最大的力量,也就是用衣服把照片供起来。有次下雨,在外的上师知道自己简陋的土房可能会漏雨,生怕喇嘛的照片被雨打湿,急忙赶回家,结果照片不但被雨打湿,屋顶掉下的石头还在喇嘛的胸前划出一条白线。上师说他看着喇嘛的照片心痛地大哭,并且为了这件事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上师出家的因缘是上师的前世囊加活佛的侍者阿冲恩珠,来学校找到正在读书的上师,说上师的前世是个活佛,应该出家,于是上师就出了家。上师说那时寺院里要干活搬木头,虽然他才十三、四岁,但别人也没有因为年纪小而照顾他,还是干跟大人们一样的活,并且人家还将小的轻的木料都搬掉了,自己要搬剩下的四五米长的大圆木,不但搬不动,还被圆木压在地下,爬起来再背又被压倒在地,这时才十三、四岁的上师起了个念头:“当和尚真辛苦。”上师说这是他这辈子对出家起的唯一的一次分别念,此后再苦都没有对三宝起过任何不好的念头。

 

 后来上师和老和尚到五明佛学院去,上师说在五明佛学院那时根本没有房子住,就找个背面靠墙的地方,三面都漏风,捡块石头就当枕头,晚上睡觉时还把裙子脱下给老和尚盖,自己身上什么盖的东西都没有。过了一段时间,吃的糌粑也越来越少,上师说那时吃了一个月的糌粑汤,就是放一点糌粑加上大碗的水,整整一个月吃不饱饭。五明佛学院一般三四天会供一次,有次上师看到喇嘛将一些会供剩余的糌粑拿出去喂狗和鸟,就偷偷跟在后面,因怕被喇嘛看见他拿糌粑来打他,都要等喇嘛离开之后,才敢和狗和鸟去争夺剩余的糌粑,但这时剩余的糌粑往往已经被狗和鸟吃的差不多了。上师说他拿这点糌粑用一个袋子包起来,并挖个坑埋起来,等晚上没人看见的时候,才敢偷偷挖出来吃,就怕被人发现打他,并且糌粑还经常是发霉的。上师那时就跟老和尚说他晚上不吃饭了,把那些好的糌粑留给老和尚吃。后来老和尚在亚青寺圆寂,还是上师给料理后事。上师说他的前世囊加活佛是老和尚给料理了后事,今生他给老和尚料理后事,也算是一种缘份。后来这件事被一个老瑜伽士发现了,上师说当时老瑜伽士在一旁偷看着上师吃剩余的糌粑,然后拍了上师的肩膀,上师说当时担心得不行,以为被人家发现了要打他,并且以后就不能再去偷剩余的糌粑了。但老瑜伽士说:“你们这么苦为什么不说呢?”然后流着眼泪离开,后来拿来了一大袋糌粑给上师,从此,上师在五明能吃饱饭了。

 

 上师在色达、炉霍、甘孜都乞讨过。上师说那时完全过的是乞丐的生活,身上衣服肮脏破烂的不得了,晚上就在人家屋檐下睡觉,也没有盖的东西。川西高原气候的特点是日温差特别大,白天有太阳时气温比较高,但一到晚上温度就下降地特别厉害,上师说晚上睡觉经常冻得浑身发抖。有时在人家屋檐下,人家晚上出来小便训斥上师离开,上师等人进房间后再躲到人家屋檐下。后来上师和另一个喇嘛在藏地牧区乞讨,有一次天色已晚,但人家不让他们借宿,并且天气很冷,晚上眼看就要下雨了,上师说当时如果整个晚上呆在高原上,几乎是要没命的。远处有一座山,可能有躲雨的地方,但前面横着一条河,水流特别得急。上师说看到河水将很大的石头都冲下去,人过去很可能被冲走,但如果不过去的话就会被冻死。要是侥幸能渡过河去,也许还有活路。幸好当时有人过来给他们晚上借宿的地方。上师说那时往往要走四五公里的路才能遇到一户人家,乞讨到很少一点点的糌粑,还常有什么也不给还给脸色看的,再走很长的路再遇一户人家,只要能讨到一点糌粑就感觉到走这么长的路也值得了。

 

 殷居士问上师这么苦的环境有没有退失佛法的信心,上师说一点都没有,那时就是考虑怎样让老和尚能吃饱饭,并且那时也很精进,一有时间就找地方打坐。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