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扎西持林见闻记  

2010-01-12 03:00:31|  分类: 求法修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http://www.ptz.cc/page/menu/fo_zi_xin_yu.aspx?classnameid=65

作者:俄色桑吉

扎西持林见闻记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扎西持林见闻记 - 回向众生 -    回向众生

彭措卓玛 

彭措卓玛,一名普通的汉族觉姆,现在她可能已经没有机会看到这些关于她的文字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当时她在一位道友的陪伴下来见上师,这也许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次旅行,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旅行。

“上师,我叫彭措卓玛,出家有半年多了,一个多月前检查出肠癌晚期,而且癌细胞在腹腔内已经扩散。”在见到上师后,大约有五十多岁的彭措卓玛师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医生说我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知道了这个消息,我马上正式受持了沙弥尼戒,并且更加精进地修行。现在病情已经恶化,我知道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看着彭措卓玛师平静的表情,我很难相信一个看到自己生命终点的人会有这样的表现,就好像在讲述着一个别人的故事。

“彭措卓玛在学院这半年多的时间,因为学院的纪律,没有机缘拜见您,但她对上师的信心很大,所以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很差,但一定要我陪她来拜见您。”陪同彭措卓玛师一起的觉姆为彭措卓玛的话做着补充。

听完彭措卓玛的讲述,屋内一下安静了下来。刚刚回到家乡的上师脸上虽然还略带疲倦,但此时也显得非常平静。窗外依然是绿草茵茵,不时有一、两个人从窗前静静地走过,正在兴建的养老院传来的电锯声也依稀可闻,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静。“你出家时间不长,但在生死面前能够表现得如此平静,非常难得,这会对你的往生有很大帮助。其实众生因因缘和业力所得到的这个人身本来就是这样,我们修法时最重要的一个前行就是寿命无常,而在生死关头也是最能考验一个人修行的时候。你现在有什么心愿吗?”上师开始讲话。

“拜见上师后,我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返回学院。”

“好的。”

两个人的对话,好像与窗外发生的事没什么两样,那么平静自然。

“在临终时,你平时所修学的菩提心、慈悲心一定不要忘记。另外世间的一切全部要真正地放下,如果有一点的执着,都会对往生产生很大的障碍。从现在开始,好好地观想阿弥陀佛和法王如意宝,最好把法王与阿弥陀佛观想成一体,对法王如意宝生起坚定的信心,要知道法王如意宝与阿弥陀佛无二无别,然后心中猛烈地祈祷加持……”说着,希阿荣博上师开始为这位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弟子传授中阴窍诀。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师徒二人的身上, 此时死亡的威胁好像已经远去,彭措卓玛开始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我这里还有一些很好的甘露丸,你带回去吧。你的身体不好,来这里一次不容易,这里距离阿秋仁波切的亚青寺不远,你可以去见一见喇嘛仁波切。”说着,上师将手放在这位弟子的头上开始念经加持。

“感谢上师的加持。我最后的愿望已经满足,今天我就返回。另外,我在最后的时候可能没办法与上师通电话了,但请您千万不要忘记我!”“好的。”临行前,上师又一次将手放在了彭措卓玛的头上加持并给了彭措卓玛一些路费。此时彭措卓玛的脸上除让人隐约感到一些喜悦外,与来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平静,平静得像圣湖中宁静的水。就这样,带着对上师的不共信心和上师所传承的甚深窍诀,彭措卓玛离开了上师。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此后的时光中,上师会经常与彭措卓玛师通电话。有时在通话时,上师会打开电话的免提键,让周围的弟子们听。电话这边是上师关切的询问,那边传来的是彭措卓玛师惊喜的声音:“上师您好,依照上师的教言,我去见到了阿秋仁波切,我现在身体虽然越来越不好,但我一直记着上师的开示,在清醒时我就会修法,现在正在修曼扎和破瓦法,上师不用挂念……”在汇报自己身体状况和修行情况时彭措卓玛还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让上师欢喜,上师也会用爽朗的笑声感染着她。

此事过去了一个多月,现在走在人流如织的城市街头,我会时常想起彭措卓玛师,想起她在渐渐远去的背影。其实作为一名佛弟子,我根本不为彭措卓玛师的将来担心,因为她有对上师的不共信心、有上师传承给她的诸多祖师无上心髓汇集的殊胜窍诀。的确,生死大海深不可测,但今生今世得遇真正的怙主上师,得遇远远胜过甘露的殊胜妙法,穿越这生死大海,我无所畏惧。 

囊嘉和他的妈妈

囊嘉,今年十九岁,但他在扎西持林出家已经有七年多的时间了。这次在扎西持林我和囊嘉正好住邻居,有时我们会在一起聊聊天。

这天我们又一起坐在门外的草地上,“囊嘉,你出家的时候有多大年龄?”看着扎西持林几十名小喇嘛,我突然对囊嘉出家的经历有了兴趣。

“我出家的时候是十二岁。那年我想到扎西持林出家,但家里人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根本不相信我会真的出家,但我已经想好了,达森堪布也正好来到扎西持林,从那时起我就一直跟着达森堪布。那时师父在佛学院很忙,平时扎西持林只有丛达、丹增尼玛、达森堪布和我。七年多,这里的变化太大了。”提到往事,这位扎西持林年轻的“元老”好像有些感慨。“记得刚来的时候,师父和我讲要好好地在这里住下来,不要乱跑。这七年我一直住在扎西持林,哪里也没去过。就是在年初我爸爸去世时我去了一次学院。”

无意中提到这个话题,我也不知说什么好,看来今天的话题有些沉重。

“我们藏族人家中死人的话,家里人不会大哭大闹的,能请师父为父亲超度是我们全家当时最大的心愿,但当时师父正在汉地放生。我们谁也不敢给师父打电话。过了一、二天,师父回到了扎西持林,我想可能是丛达或丹增尼玛他们告诉的师父,在为爸爸念经超度后,师父还安排了五明佛学院的僧众为父亲念经,后来我跟随着父亲的尸体一起到了学院。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扎西持林,最后和父亲告别时,在父亲尸体前我发誓:这一辈子跟着师父,做一个戒律清净的出家人。”说到这里,囊嘉的眼中隐隐约约闪着泪光,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出来。我本想安慰一下他,但此时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词。

“我看到你妈妈也出家了。”想到这个话题,我像是找到了个救命草,赶快脱口而出。

“是。”囊嘉也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解过来。“爸爸死了以后,妈妈在师父的加持下出家了,出家后师父安排她到五明佛学院住了几个月,还拜见了门措上师。前一段她身体不好,我又去学院把她接回来。现在妈妈每天除了念经,还和周围的居士们一起每天来扎西持林和我们一起听《普贤上师言教》。按照师父的安排,在堪布给我们讲完课以后,所有听课的人都要进入实修。今年冬天我们可能就要开始修五加行了。今年我去了两次佛学院,那里是法王如意宝建立的道场,真的很好,但我会按照师父教言,一直在扎西持林住下去。”

这次聊天结束了,囊嘉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准备下午的讲考。为了不让囊嘉难过,以后我们的话题没有再谈到过他的父亲。但从此次谈话后,我的心里却有些平静不下来。十二岁,在我生活的汉地能和这个年龄联系在一起的,或许只有肩头沉甸甸的书包、各种名牌旅游鞋和最新的电子游戏。大人们习惯把这一代人称作是“八零后”,而囊嘉却在这个年龄自己选择了自己的人生道路,让我感到无法想象。而我更无法想象的是十九岁的囊嘉在自己最亲的人离开自己的时候竟然发下这样的誓愿。至于囊嘉的妈妈,出家前也只是一名普通的藏族妇女,可能她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系统地闻思过一部经论,但在自己丈夫去世后所做出的出家的选择,更是让我看到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对待生死的豁达和她相续中真实无伪的出离心。

现在囊嘉妈妈每天上午都会和周边的藏族居士一起来扎西持林听课,下课后大家又会一起转山转经。在她的脸上也已经很难找到失去亲人的悲伤。十九岁的囊嘉和他的妈妈用他们的行为给我上了一课。

在扎西持林期间,我会经常听到有的师兄讲:“来到扎西持林,不要说这里的出家人,就是来这里拜见上师的普通藏族人,看着他们对上师发自内心的恭敬和对佛法的虔诚,都会觉得自己很惭愧。和他们比我们差得太远了。”每当有师兄这样议论,周围的师兄也会不约而同地表示赞同和感慨,现在每年从世界各地来扎西持林修学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大家在扎西持林居住的时间长短不一,但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收获,因为入于旃檀林,肯定会带走芬芳。

 

一张纸条

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

精进闻思佛陀与上师的教言。

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

努力修行,戒定慧增上圆满。

因为有了佛法智慧的光芒,

我们就会像草原上的骏马,

无论在哪里也不会迷失方向。

曾经的誓言你我都不会忘记:

为了佛法的弘扬,

生生世世,我们永在一起。

这是希阿荣博上师三十多年前在旧札熙寺修学时,用铅笔写在一张纸片上留给聪达的一段话。三十多年来,聪达一直把这张纸条与自己每天必念的功课放在一起,时时刻刻随身携带着。

“我当时和师父住在一个房间,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给我留下这样一张纸条。不久以后,师父就离开札熙寺,去了五明佛学院。最近几年我会时常看看这上面的内容,越来越觉得这简直就是对我的授记!”聪达在无意间与我谈到这张纸条的时候,还会显得有些激动。

看着眼前这张已经显得有些陈旧的纸条,除了让人感到当年修学条件的艰苦以外,还会让我不由得去想象当时的情景:在古老的札熙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为了寻求解脱的真理,准备远赴他乡。临行前,在也许是当时仅能找到的一张纸上给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写下了心中的祈愿。

三十年时光荏苒。写在小小纸条上的祈愿都一一实现:当年俊朗英秀的少年,已经成为一位引导无数人对佛法生起信心从而走向解脱的上师;这张纸条的主人聪达,也早已成为了上师的侍者,对上师永不退转的信心和三十年的清净依止,让所有接触他的人都对他肃然起敬、生起信心。其实在扎西持林,不用说接触,就是看到聪达、丹增尼玛和达森堪布,我的心就会沉浸在一种深深的感动中,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地跟随在上师身边,为上师的弘法利生事业劳苦奔波,就像驯服的良马一般,这是多么稳固的信心!

学佛这些年来,我也见过不少自喻为学习密法的人,出口必谈高深大法的甚深境界与见解,在依止上师时一定先要观察上师的所谓名气、地位和神通。当年我的身上也有这种习气。

其实一切佛法,包括无上密法,修学的基础就是清净的戒律,而对上师的信心又是戒律中最为关键的内容。藏地大成就者恰美仁波切曾经讲过:“视根本上师与本尊无二,勿于上师起任何邪见,对守护一切密乘三昧耶戒来说已经足够。”对照上师身边的几位出家人,真让人自惭形秽。现在我坚信:无论是谁,只要得遇一位具德的上师,并且具足如聪达、丹增尼玛与达森堪布他们这样的信心,成佛一定就在眼前。

女儿的恩德

       这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 夫妇二人与一个女儿, 住在扎西持林山下。今年在扎西持林时我曾到他们家做客,下面这个故事就是这对夫妻讲给我听的:

   其实我们是一个很普通的藏族家庭,平时以放牧为生,信仰佛法。女儿今年二十三岁, 在她九岁那年家里发生了一点儿变化。那年年初女儿忽然失踪了,怎么也找不到,过了挺长时间才听从色达回来的人讲,女儿自己跑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剃度出家了。得到消息我们也很高兴自己的女儿能有这样的出离心,马上带着酥油、糌粑去学院供养她。也就是在这次去学院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到了法王如意宝。从那以后,我们常去学院,虽然每次都要走几天路,但能够到学院朝圣,能够见到法王,我们非常高兴,这都是女儿的恩德。

   后来遇到一些违缘,女儿在学院有三个月没敢出门,即使这样,最后她还是不得不离开了学院。回到家乡后,女儿天天祈祷,希望有福报能再次看到法王。但几年后,法王圆寂了,从此女儿寡言少语。我们也试着让她到马达村那边的一个学校学习,女儿表面上同意了,但坚决不肯穿在家人衣服。为了不引起同学的注意,我们给她买了一条假辫子戴上,虽然女儿没说什么,但我们看得出来,戴着假辫子的女儿并不安乐。

   几年过去,听说希阿荣博上师在这边办了一个养老院,达森堪布每天讲课,带领大家共修,还定期守持八关斋戒,我们就决定搬到这里住。来了之后,达森堪布让我们负责养老院经堂每天的供水、供灯,现在我们不但不再放牧,而且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世间俗务,专心修行,女儿也不用再戴假辫子了。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想到他们将来怎么生活,对将来是不是会有些担心?这可能是整天生活在城市中的我的一个习气。听到我的问话,他们笑了:现在希阿荣博上师每个月会给我们一些钱和生活所需,只要上师在,我们没什么可担心的!在女儿的影响下,我们夫妇也已经决定出家,听达森堪布讲,过几天就有佛学院的几位堪布来为我们授戒。几年前,因为女儿出家,我们有因缘到五明佛学院拜见法王如意宝;现在又在女儿的影响下,我们马上要出家修行。今生今世得到这样的人身,真的很有意义。这除了感谢上师三宝的加持,我们还要感谢女儿的恩德啊!

   在整个聊天过程中,女儿一直就在旁边,她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手拿念珠,仿佛这些讲述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不一会儿,在女儿的提醒下,一家三口一起去经堂收水、供灯。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在扎西持林养老院的经堂,夫妇二人与养老院其他几十位老年人一起受戒出家。


俄色桑吉

  评论这张
 
阅读(223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