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珍爱上师 珍视法宝 珍惜自福——关于在法本上划写等现象  

2010-01-14 14:03:36|  分类: 共修倡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珍爱上师 珍视法宝 珍惜自福

顶礼上师三宝!

近日在学院论坛上看到辅导员法师在回复道友疑问的时候说:益西堪布仁波切禁止弟子们在法本上写字的诸多理由中的一个是,如果您死了,其他人还能用您的法本,如果上面写了字,别人就不愿用了。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13858.msg81072#msg81072

我本人在走访小组的过程中,经常看到有些道友非常自然,顺理成章地拿着铅笔或者圆珠笔在法本上划和写,有些组长带领大家共修时也说“请大家把这段话划下来。。。。。。请大家在这两个字下面重重的点一下”云云。有时候有些道友力气大了一点,划的时候法本就这样噗嗤一下划破了,而道友们似乎也没有任何的感觉,每次看到这些情况,我的心如刀绞。但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提醒大家,怕大家无法一下子接受那么多,故而往往只能强忍着不说,先把更重要的一些闻法轨理纠正过来。

但是此举真的有极大的过失,大恩上师在《入行论讲记》中谈到五无间罪的时候开示说:至于“出佛身血”,由于佛陀已不在人间,真正出佛身血也不会发生,但如果对佛经、佛像不尊重,以嗔恨心来毁坏,这些事情也接近于造五无间罪,这方面也值得注意。

虽然说此处主要着眼于以强大的烦恼心来毁坏,但是也从另外一个方面可以引发我们的深思。

直视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我们会非常惭愧。

首先这是我们将世间习气带入学佛的一个体现,也可以说是因为我们不了解法的殊胜性,从而没有对法宝产生足够的恭敬心。

汉地大地印光大师在开示中说:

经典乃三世诸佛之师,如来法身舍利,亦当作真佛看,不可作纸墨等看。对经象时,当如忠臣之奉圣主,孝子之读遗嘱。能如是,则无业障而不消,无福慧而不足矣。

余常谓,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哀哉!

印光大师也提到了种种不如法的闻法现象:

今人视佛经如故纸,经案上杂物与经乱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荡,身或摇摆,足或翘举,甚至放屁抠脚,一切肆无忌惮,而欲阅经获福灭罪,唯欲灭佛法之魔王,为之证明赞叹,谓其活泼圆融,深合大乘不执著之妙道。真修实践之佛子见之,唯有黯然神伤,潸焉出涕,嗟其魔眷横兴,无可如何耳。

其次,再次此举涉嫌失坏皈依的支分学处。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在《进入圣教之门》中说到皈依以后应行之三学处时开示:

应当恭敬经书,就是对下至一颂以上的正法都应当远离不恭敬的想法和行为,譬如把经书当作商品出售、抵押,把经书放在不干净的地方,外出时把经书和脏物装在一起等等。还有不能跨越经书,我们不会去跨过自己父母的相片,也不会去跨过一位官员的头顶,更何况是对那么尊贵的经书呢。藏地有一个传统说法,就是甚至连佛像都不能放在经书之上。另外也不能在经书上写写划划,学习时要做笔记,可以写在别的笔记本上。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意识到现在所学的课程就是三宝中的法宝,没有真正意识到我们的大恩上师是真正的佛宝乃至三宝总集。

那么我们现在拿到手上的课程法本是不是法宝呢?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从内容而言,课本主要包括了两个方面,一是经论部分,二是上师仁波切就经论所作的讲解。

先看经论部分:

无上救护即法宝。无论是《般若摄颂》、《入菩萨行论》、《现观庄严论》、《亲友书》还是《极乐愿文》、《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解义慧剑》这些都属于佛法范畴!都够起到救护和改造自他相续且均为佛菩萨所造之故。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学到的任何佛教论典,本身与《佛说阿弥陀佛经》、《妙法莲花经》、《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大方广佛华严经》、《楞严经》、《俱舍论》、《大智度论》等三藏十二部经论在归属于佛法的层面上是完全一致的。那我们是不是敢在学习这些经论的过程中在经论上划写、做笔记呢?

所以说即使不观待大恩上师的慈悲开示讲解,这些法本上本来的经典部分就已经是我们恭敬顶戴,顶礼膜拜,而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敬言行之无欺皈依处了。

再看上师讲解的部分:

正如《华严经》所云: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了。

无等本师释迦牟尼佛亦叹曰:“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吾得犹如甘露之妙法。纵为谁说亦不能了知,故当无言安住于林间”。

如此百千万劫难以值遇的甚深微妙法,唯有依具相善知识的宣说,学人才能入门。

《弥勒请问经》云:弥勒,当知诸声闻,缘觉及无上佛陀之解脱,智慧皆来自依止善知识;弥勒,当知众生之一切利乐皆缘自自之善根,彼亦来自善知识。

具相善知识,正是佛的化身:

如《大鼓经》云:阿难莫哀伤,阿难莫哭泣,我于未来时,化为善知识,利益汝等众。

且其恩德更甚诸佛

如《无垢虚空经》云:阿难,诸如来非于一切众生前显现,而现为善知识宣说佛法,令播下解脱种子,故善知识胜于一切如来,当铭记此理。 

故《华严经》云:善知识者则是如来。善知识者一切法云。

而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等正是如是具足法相的善知识和具德上师。那么这样的佛的化身讲经说法时所说的是不是佛法呢?决定是。甚至于其一句看似轻松的玩笑,一个似乎无关的公案,如果我们带着虔诚的信心细细思维的话也必定能悟出很多佛法的道理,知道如何取舍三门,避免很多身心的痛苦,起到救护的作用。

而且大恩上师们虽然本来就是佛陀,但依然示现了依止法王如意宝,广泛而深入地闻思修行了无量显密经续的要旨,特别是如黄金一般无垢,如摩尼宝一般可满一切所欲的诸多传承大恩上师们的窍诀金钥,教言精髓,这些教言是如此的甚深,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此的遥不可及。以至于如果我们直接去摄取,绝大部分初学者都会消化不良,甚至引发邪见,退失菩提道。

目睹此情此景,我们的大恩上师们心中无法堪忍,犹如当初本师释迦牟尼佛无法堪忍末世众生一般,发下大愿,摄受我们,在他们心中,纯净无垢的慈悲甘露伴随着烧燃尽轮回根本的智慧火焰一同幻化出了我们现在学习的平台——菩提学会、显密学会。

大恩上师们依靠20余年的教学经验,将无量殊胜的法要融会贯穿于讲课的过程,如同将大米加水以慢火熬成营养丰富又易于消化的薄粥一样,一勺一勺慢慢喂给我们,而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张开口吃下去。这样我们这些初生的佛法婴儿们才能领会到佛法真正的魅力所在和不共殊胜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恩上师们的讲解与开示的教言比起经论原文,对我们来说,更重要!如果能引发如是见解,那我们是否应该恭敬这些饱含着从法身佛到具相善知识之间智悲圆融无二的开示和教言呢?

决定是!

除了蕴含着诸佛菩萨与大恩上师们无尽的慈悲和智慧宝藏,在这些法本中也蕴含着无数幕后默默奉献和发心的出家在家大菩萨们的汗水。确实末法时代,一切都是颠倒的。本来我们应该舍弃一切,趋往上师三宝所在的寂静阿兰若,以广大的三种供养来顶礼供养的殊胜福田们,现在却反过来,含辛茹苦地默默忍受着我们的无知、漠视、懈怠甚至是谩骂,以微笑、赞美、奖品等来“供养”我们,唯一只是希望我们能够珍惜法宝,以此解脱轮回,获得究竟的安乐。而我们却还如此漠视这蕴含了无尽智悲关怀之光的法本,想到这里,不禁自问:我们的福报真有那么大么?

最后是遣除疑惑。

有人说因为上师们已经开许过了,所以我们可以划。有些原来不划的道友,听后也跟着一起划写。

这是似是而非的观点。开许并不等于提倡。

大恩上师在讲解《入行论》“恒依强欲乐,或依对治引,以恩悲福田,成就大福善”这一颂词的时候开示过:因此,若万不得已非要造恶业,比如说杀一头牦牛,那要尽量地缩短时间,害心不要太强烈,用上对治害心的善法,不要为供养上师三宝而杀害,不然的话,罪过是相当严重的。

其实我们讨论的开许在某种程度上与此处劝诫大家在造业中注意的事情有相似的地方。并不代表上师要求提倡大家去造业。

此外,此处所讨论的上师的开许与佛经戒律中所说的开缘并不完全相同。

戒律中说开缘的角度和侧重点,更多在于佛陀根据众生的根器,为理清堕与无堕,犯与不犯的界限,而细致宣说与分析各种情况。比如分清什么是的堕罪,什么是无堕,什么是堕罪的形象,什么是无堕的形象。

而我们这里所说的上师的开许,从某种意义上说,类似于佛陀暂时开许修行人可以食用三净肉,居士不都必须受持所有五戒一样,从佛陀的角度来说包含了佛陀无尽的慈悲与方便善巧,从我们学人的角度来说则包含了极大的惭愧与无奈,因为自己业力深重,烦恼习气力量极大,连佛陀所说的最低要求都无法做到,在无比愧疚地心态下,为了保证自己不退失整个菩提道,才按照相关开许的标准来行持,一旦能够做到则马上要以本来的规定来做,如同世间人因为缺乏福报,在实在没有办法的前提下,忍受着众人的指点和嘲讽,以卑贱的职业来谋生,但是一旦有一定积蓄,不必为生计所迫时候,则必定如同要跳出火坑,救自头燃一般马上舍弃此等职业,并不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大言不惭地去做一样。

那么在书上涂画记录,是不是已经到了如同无法断除吃肉一般那么的难改呢?可能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也不尽然。实际上比这件事难上百千万倍的一些习气,我们都已经改正了。比如吃肉,比如抽烟,喝酒,这些我们在学佛后都依靠上师的法语,了知了其过患,以无比强大的心力,做了改正,那么如此一个微小习气,要改正又有何难呢?必定可以改正。

又有人说,这样做笔记对我们的学习能提供便利和方便。

那请问这些道友:您在学习《地藏经》、《楞严经》、《华严经》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在经文上标注呢?

直视我们的“方便”,他来源于什么,将会走向哪里?

退一步说,即使对自己是方便了,但你死后这些书带不走,拿到这本书的众生则不一定便利。大乘修行人,虽然无法做到所有一切行为都从众生出发,但是这样的小事完全可以做到。需要的只是再准备一本笔记本。所有的方便不会因为多了一本笔记本而打折扣,而且,此举不单方便了自己还可以方便他人,如此自利利他的事情,我们大乘修行人何乐而不为呢?

当我们学佛很多年后,可能有一天,我们会忽然想要观察一下为什么自己那么多年都没有进步。

这时候我们可能会恍然大悟——原来一直挂着嘴边的,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发的菩提心还敌不过找一本笔记本给自己带来的麻烦。

或许这就是大恩上师“开许”我们为小小资粮道的密义吧。

当然不同的根器,有不同的要求。从《二规教言论》到《亲友书》再到现在的《弟子规》,上师不断降低要求,这正是我们当前根器的一种体现。

密法确实殊胜,但是非法器是没有资格接受的,而所谓的法器,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听话。

所以,我们不要问大恩上师什么时候传密法的正行,问我们自己什么时候真正的开始听话。而不是让上师一次次修改和降低标准和要求。

当然这里并不是要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让所有人都必须如何如何,只是说,我们的一些言行背后可以找到很多烦恼的线索,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够在上师的加持下,找到他们,清净他们。

此外还想谈一个存在于我们居士团体中的不如法现象,那就是“强求开许”。

如果我们仔细地观察上师仁波切在不同时期的开示,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情况。在藏地最基础最普遍的要求,到了摄受汉地在家居士的时候,其中的一部分要求,往往就会有一定的“开许”。这些开许不能说一点点都不带着无奈和悲哀的成分。

比如供佛的物品能不能吃的问题,上师仁波切在很多教言中都以温和但比较坚决的语气说的非常明白,学院的四众弟子也是如是行持的,哪怕是在《入行论讲记》说到七支供的时候也是劝大家按照传承的规矩不要食用,上师惟妙惟肖地模仿小孩子求莲师开许给他吃苹果的音容笑貌可能很多人都记忆犹新,但是如果我们深入思维就会知道上师的用意和指向到底是在哪里。但是到了上师讲解《藏传净土法》的时候,大恩上师却开许说可以,而且还在为我们找一些教证理证。我想其中真的是有很多很大的密义在。

归根到底还是大恩上师的慈悲与智慧,还是为了众生的利益和佛法的弘扬。上师仁波切在做一些“开许”的时候实际上也顶着巨大的压力。有时候想想,大恩上师们真的非常“溺爱”我们这些都市学佛者,而我们有时候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些道友很喜欢“威胁”上师,说一些类似于“哦,这样的话,我做不到,那就算了,我不学了,除非你开许如何如何我才能继续有心力学下去”或者说“我能学你的法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有些要求你也不要提得太严格吧......”的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站在上师的角度来看,除非是涉及到根本原则性的问题,一些细小支分的地方,“敢”不开许么?

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求的是解脱,解脱必须依靠善知识的引导,而善知识的引导实际上就体现在对于我们的每一个希望和要求中。比如参加共修、圆满传承、完成作业、尽量观修、念诵心咒等等,也体现在了法本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公案,每一则笑话中。

《华严经》云:事善知识,不生疲厌,不顾生命,无所藏积。《圆觉经》云:末世众生,欲修行者,应当尽命供养善友,事善知识。

尽量我们当下可能无法实际做到,但是至少要在心上如是安立、发愿,如是对待大恩上师的每一个要求、法本中的每一句话,珍惜我们百千万劫以来唯一一次的解脱机会和福报。

以上内容仅仅为自我反省所辑录,如果有一丝功德和利益,也回向众生,愿见者获益!

  评论这张
 
阅读(141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