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向众生

顶礼大恩年龙上师父母,阿旁大师为主的一切大恩上师!

 
 
 

日志

 
 
关于我

顶礼上师!喇嘛钦!通过闻—思—修,按照道次第,升起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调服自心,广利如母众生。 QQ:12796470 愿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趋入佛法之正途,对于上师升起信心,对于法升起希求心,对于众生升起悲心。不要问轮回的起点,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轮回的终点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既然法门无量誓愿学,为什么上师还要遮止跑跑居士?  

2010-03-20 21:59:18|  分类: 共修倡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引用自菩提网络佛学院

网络学员问:不是说“无量法门誓愿学”吗,汉地也有“参访”的传统,为什么上师经常批评有些人喜欢“跑来跑去”?我一直不明白。

《藏密问答录》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开示

济群法师问(4):另外,我发现他们的这种交流往往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语言的障碍。很多活佛和上师并不懂得汉语,而汉地的弟子们也不懂得藏语,这一障碍是否会影响到传法的效果?作为接受法的一方,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在缺乏正见指导的前提下去修一个法,能否获得成就?二是地域的障碍。在藏传佛教中,非常重视对上师的依止,但这种传法往往是短期行为,而缺乏善后的指导。弟子们在修学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很多问题,如果缺乏进一步的指导,又将如何解决具体的问题?不知堪布认为这样的传法方式是否如法?或者说,其中存在结缘灌顶和修法灌顶的区别?

答:语言不通会不会影响到传法的效果,对这一问题应从两方面全面衡量。

第一,如果弟子只想在上师面前得到某个法的传承,或学会某个咒语的念法,抑或仅仅只求能得上师的加持,抱有这种求法心态的弟子,即便跟上师之间存在语言上的障碍,只要为其传法的上师发心纯正、传承无染著,这种传法就依然具有相应的作用、功德。这有点像我们每次放生时都要给即将被解救的动物念一些佛号、咒语、仪轨等时的情景,这些动物可能和我们之间存在着更大的语言沟通上的问题,但我们相信借着诸佛菩萨深广难测的大悲愿力,借着佛法超拔一切的力量,借着信众同心同德修法及回向的力量,这些动物的心相续当中一定可以播植下未来获得解脱的善妙种子。很多经论中都广说了听闻佛号、咒语所可能带来的种种利益,以同理即可参照理解上师和弟子之间由于语言受阻而带来的一些问题。

第二,若就一般状况而论,如果弟子闻法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了解佛法大义,他们并不仅仅满足于得个传承、得到一点上师的加持,那么与上师语言上的障碍就是一个很大的听法鸿沟,它肯定会影响到传法、受法的效果。因为对凡夫而言,语言基本上是他们沟通心灵的最直接、最主要的工具。如果是已得缘觉果位的圣者,他们可凭自身发光等方式传法;或者对一些具足神通者来说,他们可以神通领悟传法者之密意,除此之外的普通人就只能仰仗从语言文字进入佛法堂奥了。现在如果连传法者在说什么都搞不明白,你还怎么再依而实修呢?

至于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修法能否获得成就的问题,依然可以从两方面加以分析:

第一,通常说来,如果上师未能将正见完整无误、清晰地传给弟子,弟子在一片模糊的情况下修法就很难获得成就。汉藏诸大德都反复强调,修行乃至最终获得成就应该建立在一个非常牢靠的正见的基础上,在正见与定解的指引下,我们的修行一定可以把我们引领到究竟解脱的彼岸,否则就只有在黑暗中盲冲瞎撞。

第二,如果闻法者对上师、对上师所传法要具足真实无伪的信心,此时即便他因语言障碍或本身的种种问题而暂时通达不了所听闻之法的含义,只要他本人对佛法、对传法上师的信心稳固如山王,则此人也能获得成就。这方面的例证举不胜举,比如古印度一位妇女,她把一颗狗牙当佛牙虔心供奉,最终她亦因此信心力而得解脱。而在汉地,有那么多不明佛法大义的老头、老太太,就凭着他们对阿弥陀佛的虔诚信心而得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些人根本不懂什么“随其心净,则其土净”的究竟念佛法门,他们就知道释迦牟尼佛在经典中说过的话绝对错不了,自己只要听他的话老实念佛就一定能得利益,结果这利益就真让他们得着了。由此观之,一个人的智慧、理解能力、对上师的话是否听懂、懂不懂自己所闻之法的深意,这些在一个人的修学旅途上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最关键的成佛捷径不在这里,它出自于一个人的信心。

有关地域障碍的问题,不仅汉地的修行人在接受了来自藏地的上师传法之后要面对,全世界所有的佛教徒都无法回避这一与上师因地理距离而产生的矛盾。除了一些能恒时依止在上师周围的人以外,大多数的汉藏、东西佛教徒都不大可能整日跟随在师父身边。能跟随一位具德上师,是无数佛弟子一生乃至多生累劫挥之不去的一个梦想。

藏传佛教中对依止上师有严格规定,一般要求在确定好自己的上师后就应该长时依止,有些高僧大德的教言中说,必须依止九年或十年以上。如果一个修行人未能如此紧随上师,那他在闻思修的诸多环节中可能就会产生很多问题,而有些问题离了上师的指点根本无从克服。

所以对一个负责任的上师来说,他不仅应考虑给弟子在一时、一地传某一个法,更应该做好长时期关心弟子修法情况的准备。这里面确实存在着一些表面上的困难之处,因除了某些特殊的因缘关系外,很多上师不大可能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地方传法授徒,国外的大德要回来,国内的高僧要出去,一来一去之间,很多新弟子就会冒出来。尽管你知道自己不会跟他们长久相处,但却不能因为这个缘故就把他们拒于佛门之外,把他们引进佛门有时会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人的一生。

来来去去的,法师们在这个道场传完法,马上就该赶到下一个目的地接着弘法利生。如果这个法师发心清净、正见具足,那么即便他讲完法后就匆匆离开也无多大过失,但希望他最好能善始善终。这就需要传法者想尽一切办法多多挤出时间去关心关心与自己曾有过法缘,哪怕只有一面之缘的弟子。这一点也并不是什么天大的困难,只要我们能把用于社交的时间、用于开各种无聊会议的时间、蝇营狗苟于世间八法的时间分出来一部分就可以了。

对弟子来说,更应该努力把握、创造闻法及修法的时间与条件。想想释迦牟尼佛因地时为求得半偈而不惜舍弃头、目、脑、髓以至全部身家性命、妻财子禄之种种壮举,这个问题也就不成其为问题了。一个真想求法的人,应该做好为此抛却一切的准备。无上妙法岂是轻轻松松就可以得到的,师父已经给你送上门来了,难道你还要他一直跟在你身后、随时随地时刻准备着再给你喂食?求法的因缘很大程度上得靠弟子自己努力争取,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根本得不到人们的重视。当年禅宗二祖慧可大师就深明此理,他在向达摩祖师求法时就心下想到:先行者在求道之时,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甚至以恭敬心割发布施、为善知识铺平道路;或者投崖饲虎、割肉喂鹰,以护持不退之菩提心。凡此种种,实难尽数。古德尚且若此,我一个凡夫又怎可妄言、妄想轻易就求得大法?因而当达摩祖师说过“诸佛无上妙道,凭旷劫精勤之力,难行能行、难忍能忍都难以窥其究竟,又岂可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这只能是徒劳勤苦而已。”后,立刻自取利刃割下左臂以向达摩祖师表白求法心迹。无独有偶,藏地的米拉日巴尊者在向玛尔巴译师求法时,同样历经了千难万险。所以说,对一个真正的求法者来说,他与上师之间的地理距离根本就不代表他与上师的心理距离。一个以解脱为己任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想尽办法向掌握了解脱法门钥匙的上师求法、求开示?

因而我们说,具有正知正见的法师进行的任何发心清净的传法行为都值得随喜赞叹;至于传法后的善后工作一方面需要法师负起责任,他应该不忘时时以种种方便善巧继续关心、提携弟子;另一方面,弟子更应该负起主动求法的重任,要知道与你个人的所谓既得利益比较起来,佛法,也只有佛法才可以赋予你生生世世的利益,这之间的利害关系自不需我再多言。
 

辅导员A法师答:

如果不闻思,虽欲解脱,不知如何下手。自己在歧途中,以为众人皆睡我独醒。

如果要闻思,必须依止一位具德善知识,次第学修。在一位具德善知识处,应有尽有,善知识传法,具有次第,先传五部大论,后带修加行,而后带修密法。而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

对初学者,无论跑到哪里,遇到的这一次第是不变的。道理不懂,自己没好好修,跑道场,换上师也没有用。上师只是心里想:这个人相续还没有成熟,信心不稳定,暂时无法利益他。传法也是传个心咒传承,一个简单的修法仪轨,或灌一个密法的顶,即使传给他密法窍诀,他也没有能力修的。

跑来跑去,到处拜见上师,因为他还不明白很多道理,明白了,就坐下了。那如何能明白呢?跑来跑去是不能明白的,很简单,要学习,学习了就明白了。

没有次第闻思?是不是您节约了很多时间,有了更多的时间修行,更容易成功呢?不是的,别人通过六年、十年,乃至更久的闻思修,对道次第有了充分的了解,遣除了相续中的所有疑惑,对什么是修行,如何修行明明白白,如同看见了大路,也知道自己走在路上,知道自己的起点,也知道终点,也知道自己走在哪里,应该避免什么歧途,用怎样的方式最省力,怎样的方式更快。如果没有闻思,如同瞎子行路,或明眼人走在无有光明的黑暗中,边上有没有悬崖,野兽,什么都不知道,等知道时,可能已经晚了。

我们闻思的都是修行的内容,如果您不学习,怎么修? 

为什么有的上师看上去没有这样强调呢?上师是要看因缘做事的,因缘不成熟,事情就难以成办。因缘包括了多种,外因,内因等。比如,上师如果要次第传法,一方面,上师本人需要非常重视闻思,自己受过藏传佛教的次第的训练的;能用汉语传深奥的佛法。上师在汉地建立藏传佛教的佛学院,派用汉语传法的法师传法,这些条件都不具足。汉人到藏地用藏语闻思大论也很困难。另一方面,要让弟子相续逐渐成熟,一年两年是不可能完成的。弟子不能希求不劳而获,一蹴而就,要踏踏实实,以信心长期依止上师闻思修行,这样的具有善根福德的弟子也少,难以寻觅。    

刚开始,我们什么也不懂,会跑来跑去,向外寻求。现在,我们遇到了至尊上师仁波切这样的根据不同众生的根基,次第传讲佛法的机会,应该自己坐下来,以闻思和修行为主,学习大乘佛法的精髓意义,改造自己的相续。

如果自己不去这样做,谁代我们去做? 

我们在修行道路上,依止善知识和善友,会逐渐了解到什么是修行,应该怎样修行。现在,修行人中存在很多见解和修行上的歧途,这些歧途如果不长期依止善知识和善友,很难遣除,从而浪费暇满人生!密乘中无论哪一传承都特别强调“一师一法一本尊”,   

《一师一法一本尊》

根松成林曲杰嘉才仁波切开示

近几年到汉地弘法的上师很多,有缘领受众多善知识的加持和引导,是汉地众生的福报。但是仍有许多人不懂得专一依止上师的必要性,这对修学密法是很不利的。密乘中无论哪一传承都特别强调“一师一法一本尊”。只要你对任何一位具德上师有信心,并专一依止他精进修学,必定会有所成就!若是心不专一,四处攀缘,结果将会事与愿违,自添障碍,许多密乘行者由于依止的信念不专,以致修学了十几年还在前行里打转,一直达不到修本尊法的要求。需知道任何具德上师都是循序渐进地引导弟子,不可能也不允许违越次第就把最深的法传授给你。上师需要时间了解你的根器与习性,还要培养你对佛法的闻思以及戒定慧的修学。密乘中要求弟子依止一位上师至少十二年也是这个道理。

我引导弟子也是从共同前行开始,先让弟子认识人生难得、生死无常、因果报应与轮回之苦,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然后逐步引入不共前行及生圆次第乃至心髓法要的修持。譬如父母培养子女,先解决他们的温饱,然后才考虑营养和教育问题,逐步把子女培养成才。同样的道理,弟子若不经过多年专一依止上师,也无法真正领受法要。譬如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首先需要时间诊断和分析你的病情,才能决定用药治疗的程序。如今你按照我的药方服用几帖后刚有好转,却又求治于别的医生,而别的医生另有自己的治病程序,他还得重新弄清你的病情。你走马灯似地换医生,到头来时间、精力、金钱都赔上了,病情也耽误了。同样,上师教导弟子也要事先观察弟子的习气和相应程度,再用各种善巧方便加以对治。可是由于你的三心二意,导致所有的上师都不了解你,更难以深入地教导你,只能传你一些结缘的法。你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到处拜师求法,可是收获甚少,修行不见明显的进步,反而违缘不断。你更因此埋怨上师没有加持,甚至妄自分别上师的功德大小,议论上师的过失,如是违犯三昧耶戒,种下堕金刚地狱的恶因。

弟子对上师的信念不专,其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有些人会猜测:上师的言下之意是不是要所有人都依止他?我从来不执著弟子的数量,藏汉两地显密各宗的高僧大德也很多,密乘中也并非惟有萨迦派这一传承。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传承、不同的金刚上师?因为众生的根器千差万别。西康有句名言说:“八万四千方便法,一位上师一种法”。每一位上师各自采用独特的方法度化有缘的弟子,我只希望大家能找到相应的上师,然后按照“一师一法一本尊”修行。人身难得,善知识难遇!有些人多年来一直在寻寻觅觅蹉跎岁月,纵然一辈子也可能找不到自己的根本上师。也有些人被世间的各种头衔所迷惑而苦苦追寻,但相应的上师不是由世俗的名声、地位等标准来决定的,而是能让你从内心深处含泪呼唤、真正生起无比虔诚之心的上师。相应的上师对你有无比的摄受,他能与你沟通,善巧地引导你,你也能够常常地亲近他。假如你要依止我学法,我有个条件:如果你日后再不专一修行,必须向我解释原因。当然,你若能找到更相应的上师并专一依止他,我会真心随喜,不然就真不明白你的意图了。

在我们传承中修行比较好的弟子,都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专心一意地修学,其他传承中的情形也是一样。而那些喜欢到处攀缘的人,有些跟了假上师,修行出偏了;有些幸运一点的跑了十几年还在修四加行,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专一依止一位上师并不意味着你去排斥或毁谤其他上师,我们对任何具清净传承的上师都应生起皈依心和恭敬心,这一点大家要清楚。

有些人把“一法”简单理解为某一种修行方法,或局限于某一宗某一派,这是不对的。所谓“一法”指的是专一修持某一位上师所传授的法,也就是说,上师怎么传,你就怎么修。上师是因人因时因地而传法,必定是因你的根器,为了对治你的身心烦恼。所以凡是具有对治力的传授都成为“法”,如果没有对治力就不成为“法”。有些弟子修法不踏实,盲目贪求高法、大法。什么是最大法?于你的习气特别有对治力或对你极有摄受的法就是最大法!上师传法不在意谁的供养多,主要看你的心是否相应。你能精进修持达到一定的层次,即使你不求,我也会传授你相应的法。所以积极地修法就等于在求法。若求法积极、修法消极,这不符合修法的规律。

德钦寺附近道场里有一位很有名的修行者,在他接了上师传的空行母法之后,就在闭关洞里苦修了九年。出关后,别人问他:“你专修了这么多年的空行母法,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成就?”他回答说:“我一直观修空行母眉间上的那只眼睛。没什么大的成就,就是觉得众生与我同体、无分别。至于显现的一些境相,可能是我的幻觉吧,我早已忘记了。”其实这就是相对的成就。

现在不少人好高鹜远,未经任何传承上师的传授,自己看一些大圆满、大手印、道果等无上密部的著作,但真实的受用有多少?真实的本来心悟了吗?既不懂得正确依止上师,还说 “依法不依人”。这些人不但自己错解了佛陀讲授“四依四不依”的原意,对依止善知识持不以为然的态度,更以此误导他人,而他们对法的理解只不过是自以为是。密乘行者成就的关键在于依靠上师的口耳相传与自己的实修实证。当我的上师一针见血地传我心髓法之后,我再读经文,以前不懂的内容那时一看就明白了。所以对法也不能贪,老老实实遵照上师所传的法去修。这辈子想修遍八万四千法门是很难的,但可以一通百通,专一地按一位上师的引导修持,证得圆满,那一切法也圆满了。修行就好比爬一座万仞高山,通达山顶的路有八万四千条。只要选定一条道专一地往上攀登,等你到达山顶再往下看这八万四千条路,就会发现没有一条不是通向山顶的。但你如果每条道都想试,除了徒劳辛苦,永远没有到达山顶的一天!

近代著名的大圆满传承上师巴支仁波且一次召集不共的弟子,传授大圆满心髓法要,来者大多是活佛、堪布、比丘、瑜伽士,还有一位在家的女居士。她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孩子,在场的弟子们对她没有太多的关注。接法之后,大家各自回去修持。那位女居士,白天背着娃娃放牛、挤奶、打酥油,晚上还要哄娃娃睡觉,每天都要忙于家务。但她对上师有绝对的信心,对上师所传的窍诀如同如意宝一般珍惜,即便是再忙,心始终不断地祈请上师,用窍诀法安住自心。过了一年多,巴支仁波且再次召集接法的弟子,进行辩论式的考试。弟子们对大圆满的见地各抒己见,辩得难解难分。等大家都说完了,那位女居士才站起来。她给根本上师顶礼,又微笑着对每一位金刚兄弟恭敬合掌,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正当大家满怀诧异,巴支仁波且却笑著说:“你们已输给这位女居士了,她真正领悟了大圆满的究竟义。”

密乘中的佛为什么称为“本尊”?就是为了强调专一修行,把握修行的重点。祖师大德说一门深入,按“一师一法一本尊” 修持即是成就的捷径。藏地有句名言说:“你专修一位本尊成就,就等于修一百位本尊成就;你如果同时修一百位本尊,那么一位本尊的成就也得不到。”

密乘弟子修持本尊法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1、对上师、本尊、空行有坚信,确信三者是一体无二的显现。

2、不攀比本尊的大小,坚信上师所传的本尊法即是与我最相应。信心要坚定,决不可随着别人的话动摇。

3、具有出离心和菩提心,明白修学佛法的次第,对四加行的修持达到相应的标准。

4、戒律清净,尤其要守持清净的三昧耶戒。

5、具有即身成就的愿力与我必能成就的佛慢。

修本尊法的弟子不允许宣扬自己所修的本尊,在未觉证之前不允许传授本尊法,这是密乘的法规。你如理如法,护法自然会护持你;你违背道义,护法也会给你带来违缘!

总之,修行者应当遵照“一师一法一本尊”的原则修行。等你获得一定的成就之后,你也可以参拜各传承的上师以弘法利生。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